1:203 破碎之于幻梦 (上)

    1:203 破碎之于幻梦 (上)

    心情难以平复的亚瑟,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医疗室门前。

    他心想,去查看一下寇维斯的状况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走了进去。

    作为父亲的寇维斯,正坐在拉维尔的病床前,静静地看着自己昏迷不醒的儿子。

    这名凶恶的豹人战士,曾经令无数的敌手闻风丧胆。然而,如今的他,不过是一名沉浸在悲伤之中,一脸困顿与迷茫的父亲。就连他那原本散发着蓝色亮丽光彩的毛发,现在也显得衰败暗哑,灰蓝色毛发的豹人看起来有如年逾百岁。

    居然有人在一夜之间作出如此巨大的变化,亚瑟不禁惊愕。

    "你还不能下床,快躺回去。"亚瑟道。

    "......就让我坐在这里吧。"寇维斯道,"我只是想在有生之年好好看看我的儿子。一直都忙着筹钱买药给他延命治病,从来没有在家里好好停留下来看看拉维斯的睡相。我这样的老爸真是太失败了。"

    "......你确实是失败。"亚瑟回忆起贝迪维尔讲述的,他被俘虏的那些天的所见所闻。

    所有的线索都连在了一起,构成了豹人三父子的悲惨故事。然尔亚瑟一点都不为寇维斯觉得悲哀,他有的只是愤怒,他不能饶恕的是寇维斯的愚昧。

    这个愚蠢的父亲误信奸徒,让自己的大儿子一出生就变成了怪物。然后他居然把这样的怪物儿子再送到研究所里,让托维尔在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孤独地度过了他的童年。托维尔变成真正的怪物,来找寇维斯复仇,将母亲杀死将弟弟打成昏迷。于是这个愚蠢的父亲,在愤怒之中,再一次把他的大儿子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命运兜兜转转,托维尔所提供的线索,最终让亚瑟等人找到并毁灭了狐人的研究所,击败了寇维斯,大挫匈加人的军势。这也是托维尔的复仇。借亚瑟之手,毁灭了那些曾经伤害过豹人少年的东西。

    卡玛的轮回如此的残酷无情,但又是如此的公平公正。谁说命运总是不公的?

    "我...我想见托维尔。"寇维斯突然说。从他震颤的语气之中可以看出,他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你想见他?见了又有什么用?"亚瑟道,"不过是徒增伤感而已。"

    "我想向那孩子道歉。"寇维斯小声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一切罪都应该让我来承受。"

    "然后呢?让他一刀子捅死你,好让你解脱?"亚瑟冷酷无情地道,"寇维斯啊寇维斯,你真是太天真了。就算是你想见托维尔,托维尔说不定根本不想见你呢。你这样的豹渣老爸,他恨不得你马上去死。我当初没有杀你,完全是因为你还有个小儿子需要照顾,不能丢下他不管。你别得寸进尺了。"

    豹人还想说什么,但是他想起他要至死效忠亚瑟的那个誓言,他压抑住满腔的忿怒,低声道:"是的,一切听从亚瑟大人的安排。"

    "知道就好。"亚瑟用命令的语气道,"现在,不要再坐在这里,给我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你的身体本来就是离死不远的状态,再乱走动,真的死了可不要怪我。"

    寇维斯捂着腹部慢慢地走回病床上躺着,闭上眼睛不说话。他怕再乱说话又被亚瑟训一顿。

    亚瑟看了看寇维斯,又看了看拉维斯。他叹了一口气,步出医疗室。

    同一时间,**师默林的研究室。

    龙人魔像在一大群小魔像的帮助下,拆下了背包。那个背包就是他原本用来飞翔的翅膀,只是现在折叠起来而已。

    "初次使用f型装备,感想如何?"**师在一旁看着龙人魔像,问。

    "嗯,很好。"博尔斯道。

    "很好?你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要说'很好'。"默林道,"说出来吧,什么意见我都接受。我正需要多点建议来改进装备呢。"

    "那么......"博尔斯道,"首先,这东西的安装和拆卸都太花时间了,我还无法自主装拆,要靠其他魔像的帮助,用起来实在太麻烦了。"

    "其次,"博尔斯毫不留情地批判道,"神经连动慢了足足一拍。想要降落的时候控制太别扭了,搞得我一头撞在地面上。如果不是因为我事先预留了距离,那一下蹩脚的降落就会把目标,包括友军,压成肉酱。"

    "哦,怪不得这么火大,原来是因为这个。"法师冷笑道,他知道博尔斯生气的理由,默林知道的,甚至连博尔斯自己也不知道。

    "好吧,我想办法调整一下看看。直接把翅膀改成脑波控制会比较好,但是那会加重你思考回路的负担......就设计成开关式的自动飞行吧,飞行时你需要控制的就只是高度和方向了------"

    没有去听法师的自言自语,博尔斯看着窗外的天空。

    (---那名奇怪的狼人少年,为什么要哭?)

    他的逻辑回路无法了解。就算内嵌了功能强大的量子级中央处理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以龙人魔像的智能程式,仍然是无法计算出来的。

    回到房间后,贝迪维尔"热情"地凑了上来。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亚瑟推开贝迪维尔,道,"兔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等他再恢复一下体力,预定在今天晚上进行开颅手术。"

    "真的一定要把他的脑袋打开吗?那实在太恐怖了。"贝迪维尔道。

    "如果不把他脑袋里那个控制器一样的东西取出来,他还会变成那种黑色怪物,到时候我不得不再杀他一次。"亚瑟道。

    贝迪维尔见无法再辩驳,只好让步道:"好吧。请一定要救救莱德。"

    "他背叛了你这么多次,你还是这样地维护着他。他到底曾经对你做过些什么?"亚瑟不解地问。

    "他是我年幼时唯一的朋友。"贝迪维尔道,"村子里每个小孩都喜欢帕帕洛夫,不喜欢我。只有莱德会和我一起玩,一起作弄哥哥------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真的是我那时候唯一的好朋友。我不想就这样失去他啊。"

    "好了,别哭。"亚瑟叹了口气,"虽不能答应你什么,但是我还是催促一下格林薇儿和康士坦丁,让她们尽全力抢救莱德吧。这样可以了吗?"

    "...嗯。"贝迪维尔擦着眼泪说,"亚瑟,莱德之所以会背叛我们,都是因为那个东西在操纵他,对吧?"

    亚瑟思索着。如果格林薇儿的测谎没有错的话,的确应该是这样的。兔人在没有自主意识的状态下做出来的那些事情,的确能够对上他之前的那些话。

    但是也有可能,莱德根本就是一个鬼话连篇,满嘴胡言还不害羞的家伙。这种可能性挺恐怖的。

    由于无法作出任何的结论,亚瑟说了一句:"贝迪维尔,你应该去相信你相信的东西。"

    就算没有任何证据,人还是盲目地去相信着什么,那就是[信仰]。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