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 破碎之于幻梦 (下)

    1:205 破碎之于幻梦 (下)

    南天骑士团,棋艺室。

    霍尔大公爵拿起了他的卒子,吃掉了亚瑟最后一枚国王。

    死棋中的死棋。就算亚瑟用尽了他所有的智慧,甚至用上了以棋拼棋的方法,还是没能赢得了霍尔。

    老人的智慧超乎想象,用兵如神,面对这样的天才棋士,亚瑟这样的门外汉只能够一败涂地。

    潘托拉肯最强的骑士,同时也是潘托拉肯最强的棋士。霍尔从武力到智慧都深不可测。

    然而,亚瑟并没有太过沮丧。他今天的表现比昨天好得多了,可以稍微自满一下了。

    然而,霍尔却眉头深锁。亚瑟今天的表现比昨天还有糟糕得多,简直是乱下一通,不知所谓!

    "你今天这盘棋算是怎么回事?!又比这个下得更糟糕的吗?"霍尔大公爵责问道。

    "呃,什么?!"本来还有点沾沾自喜的亚瑟,被这样当头泼了一下冷水,不禁骇然,"可是,我也吃了你六个国王------"

    "我才不管那些!"霍尔道,"你为了削减我的军势,用一只棋子拼一只棋子的方式在下棋。你把自己的军队当作消耗品来用,而且还用得一点策略都没有!你还能下得更差一些吗?!"

    "这差吗?"亚瑟不服地反驳道,"我昨天只灭了你四个军团,今天却灭了六个!"

    "还不一样是输棋!"霍尔道,"亚瑟,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来这里陪我下棋的本来目的?我要看的不是你成绩的进步,而是你的[心]啊。"

    "你的棋步里没有贯注你的[心]。你把棋子当作死物,把它们往险地里推,让它们白白送死!如果换做是有血有肉的骑士呢?如果换做是你身边那群骑士呢?你还能让他们这样去送死吗?回答我,亚瑟!"

    亚瑟不说话。他看着棋盘上的棋子,幻想着那一枚骑士是贝迪维尔,另一枚主教是崔斯坦......

    他第一次下棋的时候就有着这样的想法,于是他过分保护自己的棋子。这次他明明抛开这个念头,把棋子当作是单纯的棋子来走,却又挨霍尔的训了。

    "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啊?"亚瑟郁闷地道,"妇人之仁也不行,残酷无情也不可以,那我还能怎么走?"

    "永不抛弃你任何一个部下。"霍尔大公爵道,"但是,为了救更多的部下,有一些部下是必须放弃的。"

    这是,完全地,自相矛盾的说法。

    然而,却深深地触动了亚瑟的心。

    "为救百人而杀一人。那样做就算是正确的吗?"亚瑟道,"我们不是神,我们无法衡量那一百人的性命更有价值,还是那一人的性命更有价值。"

    "你必须衡量,并做出抉择。"霍尔道,"无论抉择如何,你都必须为你作出的抉择背负相应的罪孽。

    那就是作为指挥官,站在其他人的肩膀上,所要付出的代价。

    既然他们到生与死掌握在你手上,那么他们死去的罪孽就由你承担。你有觉悟去承担千人万人之死吗,亚瑟?

    那是成为王的,最基本的条件啊!"

    "够了!!!!!!"亚瑟大吼一声,打断了霍尔的质问。

    "我不会当什么王,我也不打算去承担这么重大的责任。"亚瑟道,"所以,别把你那套帝王学推到我的身上来!"

    "那么,"霍尔大公爵死死盯着亚瑟,"你真正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让你不惜一切都要变强?!"

    面对着霍尔的质问,亚瑟一阵叹息。

    ------权力,非我所欲也。

    ------财富,亦非我所欲也。

    ------我所期盼之物,从始至终,只有一个。

    "我只想要找回我失去的东西。"

    "那又是什么东西?告诉我!"霍尔死缠不休,他打算在此时此地,把亚瑟的真正心思(目的)问个清楚明白。

    他誓要把面前这个年轻人的一切,了解个透彻。

    为了了解这名年轻人,到底有没有成为王的资格!

    见避无可避,亚瑟舒了口气,他平静地说:"我曾经失去了一切。家园,亲人,情感------所有的一切。我......我想要象从前那样,知道什么是欢笑,什么是爱。

    为了找回这一切,我必须变得更强,比谁都强,强得……可以挑战神!"

    "挑战神?!难道------"

    霍尔此刻想到了什么,他瞪大了眼,充满了惊讶与疑惑,"难道你想,挑战[卡玛之座]?!"

    "是的。"亚瑟道。

    虽然只是个传说。

    [卡玛之座] (the thronkarma)------

    ------那是,一个人的一生,有且只有一次,向神的挑战的机会。

    死去的人,会面临神的审判。若然他们接受自己的命运欣然赴死,[审判]并不会降临,人的灵归于大循环,再次成为[卡玛之轮回]的一部分。

    只有拒绝接受自己命运的人,会站在卡玛之座前,和神发起最后一次的对决。

    而只有真正强大的人,能够击败神,改变自己的命运!

    改变命运的方式有很多种,一般而言,就是[回避了自己的死亡]。

    但是,实际意义上,卡玛之座被认为是一种万能的许愿机器。如果你强到能够击败神,你就能够以你心中所愿,改变整个世界!

    ------逆转命运的方法,有其只有一个:击败神。

    然而,既然是神,他就是拥有绝对的强大。传说毕竟是传说,根本就没有人挑战卡玛之座成功过。

    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对不可能的挑战。否则这个世界上早已出现了[永生者],或者[死而复生者]。任何人都无法战胜神,这本应是世界的常理,是万物的法则。

    人只不过是世界这台巨大命运机器中的一只小小的齿轮,你可曾听过有一只齿轮能够替代一整台机器的?

    相信这种传说的亚瑟,不过是一个疯子。

    然而,在霍尔面前这个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述说着的少年,是一个有胆量去挑战神,挑战整个世界的------

    ------勇敢的疯子。

    霍尔并没有取笑亚瑟。他会心地笑了。等亚瑟自以为被取笑而一脸羞赧的时候,霍尔抛出了一个事实:"我五十年前曾经到达过[卡玛之座]。"

    "什,什么?!"亚瑟惊讶得目瞪口呆。

    "我那时候本来就要死了的。那本来就是我的[命运]。"霍尔平静地道,显然他说的都是实话,"然而那东西,却让我多活了五十年......甚至,不知道还能再多活多少年------"

    "你击败了神,是吗?!"亚瑟忙问。

    "...天晓得!"霍尔苦笑道,"我只是知道,你们口中那个所谓的神,实在是个爱作弄人的家伙!

    他没有神明应有的慈悲,反而有恶魔一样的恶毒心肠!因为---------------

    ------------我的愿望明明是,让我的妻子和孩子复活的啊!"老人流下了眼泪。

    "那个所谓的神,却完全没有听过我的愿望,反而让我活过来了。就象是行尸走肉一般,活了这么多年!"

    亚瑟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到底有没有击败神-----"

    "没有人知道,亚瑟。没有人知道。"霍尔道,"那个既然是神,他就是宇宙的一切,世界上全部的法则。他真的不想让你赢,估计你是永远都赢不了的!"

    "我唯一的解释是,那个神对我放水了,他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继续活着。活着,为了某个目的。"

    "------我猜他的目的是,要我继续守护潘托拉肯。"

    亚瑟看着老泪纵横的霍尔不说话。他就连反驳都没有办法。

    "没有人能改变命运。亚瑟,你也不能。"霍尔道,"创造命运和改变命运的,永远只有神。"

    然而,就是那样的神,在卡玛之座上嗤笑着亚瑟的无力。他夺走了亚瑟的一切。

    就是那样的神,编织出各种残酷的命运,在作弄着世人。

    如果真有那样的神,那么,我无法不去恨他。

    亚瑟心中静静燃烧着的怒火,升高到从未有过的高度。

    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把这个[神]揪出来,痛扁一顿!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