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7 梦回之于晖照

    1:287 梦回之于晖照

    同一时间,回到农舍里的众人。

    "呼呼。"贝迪维尔和崔斯坦一踏进农舍就呵欠连连,向亚瑟投去乞求的休息的目光。

    "行了,你们洗洗睡吧。"亚瑟无奈地道。

    两名少年一起走向浴室,亚瑟只希望他们不会淹死在浴池里。

    "我也该走了。"格林薇儿也转身打算离开了。

    "噢,等等!你是不是漏了什么还没有做?"亚瑟一脸郁闷地看着想落跑的女孩。

    "啧,就不能等明天......"格林薇儿不悦地拿出魔镜雷尔瑟菲尔德。

    "明天就是决斗,你觉得我还能等吗?"亚瑟急躁地道,一边已经望马厩的方向走去了。

    格林薇儿冷笑着摇了摇头:"性急的男人真难应付。"

    马厩内,煞星正躺在干草堆上呼呼大睡,他还是一名少年的形态,而且身上的盔甲果然是脱不下来的,只能穿着硬邦邦的金甲在那里睡觉-----但他似乎不会在意。

    "醒醒,笨龙。"亚瑟摇了摇煞星。

    "嗯......再睡五分钟......"煞星支支吾吾地道。

    "把这个给他看。"格林薇儿递过回想之魔镜。

    "这镜子真的能够让他回复龙身吗?"亚瑟接过镜子,心中却充满疑惑。

    "总之,让他试试吧。"格林薇儿因为困了,也懒得去解释,直接下结论。

    亚瑟用力掴了煞星一个巴掌。

    "嗯?干什么?!"煞星暴跳起来,但他一睁眼,看到的却是魔镜雷尔瑟菲尔德的镜面------那块一千克拉的巨大钻石------

    犹如被某种魔术吸进镜子里去,煞星再次倒下。

    "呃,格林薇儿?!"亚瑟看着发着微光的镜面,他的疑惑更深了。

    "他现在在自己的回忆世界里。"格林薇儿解释道,"你也进去吧,你要做的,就是把他从自己的回忆里救出来。笨龙解开了心结,应该就能够重新拾回自我了。"

    "是叫我跑进煞星的回忆里撒野吗?总觉得有点不妥......"

    "你没有选择。"格林薇儿拿起魔镜,"去吧,把你的小伙伴带回来。"

    亚瑟不情愿地直视着魔镜的镜面,魔力渐渐地把亚瑟的意识吸了进去。

    最初只是一只小小的龙蛋。

    红色的小龙从蛋中孵化,父母期待的目光只持续了一秒。

    然后,龙帝泰坦斯的脸立即僵硬了。因为这条小龙不是他所期待的啸星龙或者白霜龙。

    龙帝和龙后立即争吵起来,他们使用的龙语言,没有一句是亚瑟能够听懂的,但亚瑟能够想象到,这些激烈的言语中必然夹杂着各种粗言秽语,不乏[贱人],[**]之类的。

    令一只小白龙从龙蛋里孵化,幼小无知的他看着自己的哥哥,也看了看只顾着争吵,完全不去理会自己的父母。

    从那一天起,龙帝泰坦斯就没有再笑过,也没有对红龙白龙兄弟露出过一丝的仁慈,在他脸上的只有冷漠。

    从那一天起,龙后艾雅莉丝也再没有去管过这两条小龙,几乎是任他们自生自灭,喂食也仅限于不让他们饿死而已。她甚至曾经想扼杀那条小小的红火龙免得他再碍眼,但坚信自己没有背叛丈夫的龙后,最后还是没有下手。

    龙帝为了报复龙后,化成人形去人类的世界和潘托拉肯的公主鬼混。

    龙后无论如何抗议,龙帝都不屑一顾。他们一天到晚都在吵架,两条小龙瑟缩在巢里看着父母的对吼。

    就这样迎来了数千个寒冬。

    直到龙后从两条小龙的视线中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

    直到龙帝也从两条小龙是视线中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两条相依为命的小龙,开始整天吵架。渐渐懂事短信弟弟似乎理解到了哥哥是这一切的原凶,是父母离异的导火索,他把一切都怪责到煞星的头上。

    他们打架,厮杀,拼了命地想要消灭对方,即使知道这样做只是徒劳。

    离巢而去的白霜龙,再也没有回来过。

    忍受不住其他龙类的嘲笑,红火龙也离开了巢穴,在另一个洞穴中栖身。

    他再也没有期待过父母和弟弟的归来。

    数千年之后,他们重聚的瞬间,这一切却以悲剧结束。

    苟活于世上万年,一无所获。活着,却只为了见证死亡的那一瞬间。

    ......那又是,何等的不堪。

    在一旁看着煞星的记忆,亚瑟有百般滋味在心头。他回过神来,只看见一名少年蹲坐在山洞口,看着山下的整个世界。

    世界虽大,却无处容身。

    亚瑟也静静地坐在一旁。

    "有时候我觉得,如果我并没有出生在世上,那该多好。"煞星小声嘀咕道,仿佛那不是对亚瑟说的,而是对身世的感叹。

    "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亚瑟也在小声嘀咕道,仿佛那也不是对煞星说的,而是对往事的慨叹。

    "但是,人能够选择怎样去活着。选择以怎样的姿态而活着。

    你是龙,你是,要在天上翱翔的巨兽。无论过去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你的现在是什么样子------

    ------只要你张开翅膀,就能够拥有天空。"

    ------没有任何巨龙,会忘记怎样飞翔。因为,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性。

    亚瑟回过神来,慢慢地爬起,看见星辉龙煞星正躺在干草堆上呼呼大睡,已经变回了一只小龙。

    ".....成功了吗?"亚瑟小声问,他也觉得困顿不堪,进入魔镜的世界,让他损失了不少精力。

    "他的情况,我想,这就叫做[成功]了。"格林薇儿模棱两可地答道,女孩睿智的双眼却盯着亚瑟看:"------而你的情况,到底算是[成功]了,还是[不成功]?那只有问你自己才知道。"

    "格林......"亚瑟试图继续把话说完,但他的眼皮已经有如灌了铅般沉重,再也无法抬起。他往前倒下。

    格林薇儿一把抱住亚瑟,用自己的身体支撑住骑士。

    她感觉到了亚瑟的沉重。

    在她面前的这个男孩,再也不是她当初不屑地窃笑过的,那个瘦弱矮小,一脸蠢相的小男孩了。

    他瘦削但坚毅的脸上,隐约带着几分年轻人中难得一见的英气与沧桑。

    他身上隐约长出来的那一丁点肌肉,是他经历了千百场生死大战之后,艰难地练就出来的。

    换着是不知内情的人,只会窃笑这名男孩的无力;但对格林薇儿来说,她知道一切-----

    ------这名被[虚弱]的命运所缠绕着的男孩,需要付出多么艰巨的锻炼,才能练就出这一点肌肉,格林薇儿比谁都更清楚。

    零距离看着这样的亚瑟,格林薇儿心中不禁一阵悸动。

    "......这家伙,又长高了吗?"格林薇儿小声嘀咕着。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