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0 绝杀之于启明 〔中〕

    1:330 绝杀之于启明 (中)

    晚上,薇薇安的研究所。

    "什么?亚瑟被抓了?"帕拉米迪斯对着电话那头惊叫道,"怎么可能?!他这么强的人------"

    "别吵!你冷静下来听我说!"帕林洛尔的声音从话筒另一头传来,带着怒火和急躁,"我不管你是谁,也不在乎你们在干什么。

    总之,明天早上七时之前给我把修好的王者之剑拿到伦敦的王立公园广场上来!

    议会那些家伙说不定已经在亚瑟口中套到了你们的所在地,你们在完成王者之剑以前,一定要死守那里!懂了吗!"

    帕拉米迪斯闷哼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这研究所几乎没有什战斗力,尽是女人和孩子们。(他不知道默林的身份)------也就是说,守卫这座研究所的责任,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怎么办?"他转头看了看薇薇安。

    薇薇安却回以冷冷的一句:"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还得继续装嵌王者之剑,在中午之前应该勉强能够赶上。

    ------如果你没有碍我的事,本来能够更早完成的。"

    [碍事],指的是今早他俩一起共渡的时间......

    "噗呼呼------"两只小猫在一旁掩嘴坏笑着,似乎知道些什么。

    "唔......"帕拉米迪斯红着脸,嘟哝着,一边还要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总之,你们两个小子在地下室里躲好,事情没有完结之前都别出来,懂吗?"

    "知道了喵。"两名豹人少年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拿着这个。"薇薇安用一缕头发,把一个盒装物交托给两名豹人少年,"这是研究所防御系统和全息影像系统的总开关,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杀伤力,但好好利用的话,应该能够拖慢敌人的入侵。"

    "知,知道了喵。"赛费尔接过遥控。

    "你们都出去准备吧,我们今天晚上估计要通宵。"薇薇安把豹人三父子赶出了研究室。

    "呜......"帕拉米迪斯不免有些失落,但他知道事态严重,不应该再把心思放在儿女私情上,他拍了拍两个儿子的背,"你们先去睡觉,准备好战斗。我只希望薇薇安的那些魔像能派上用场。"

    "不怕敌人现在就攻来喵?"赛格莱德问。

    "能够偷袭得了亚瑟,那些人一定是高手。他们一定会选择偷袭我们的最佳时机。比如说,凌晨四点钟,一般人还在睡觉,最放松的时候------"

    豹人战士把眼睛眯成一线,用往昔那个恶棍般的口气道:"那个时候他们敢来,我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同一天的深夜。摩苟丝的研究所。

    莲音来到贝迪维尔的面前,把食物放在银狼的笼子前。

    因为不知道这个莲音到底是不是摩苟丝假扮的,贝迪维尔不禁对她有一定的戒心,吃东西的时候也格外提防着。

    虽然是狗粮,但饥饿的银狼吃得津津有味。吃完以后,莲音又打开笼子,示意要带贝迪维尔去洗澡。

    银狼无声地顺从着帕提摩少女的指示。

    就在他被冷水冲洗得一阵阵发抖的时候,莲音又抱紧了银狼,似乎是为了把自己身体的热传达给银狼似的。

    "莲音...你是真正的那个莲音吗?"贝迪维尔低声问。

    "...贝迪维尔......怎样的我才是真正的我?"莲音却低声回应道。她的声音里没有了往日机械的冰冷感。

    "......我不知道。"狼回答。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对少女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但他知道如何去找到答案。

    "问你自己的心。"贝迪维尔道,"只有那样,你才能找到你问题的答案。

    ------怎样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贝迪维尔,我---"莲音紫色的瞳仁中充满了迷惘。

    "莲音,别来问我,问你自己的心。"银狼的银色眼睛盯着帕提摩少女看,仿佛能够看透她的一切。

    ------带着爱,他凝视着她。

    她是人造人,是古代人制造出来的兵器,是只会听从命令而行事的帕提摩。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心]。

    但是,她知道,现在有一件事,是比听从命令还有优先的。------她想保护贝迪维尔。

    看着在她怀中的这头毛茸茸的,在冰冷中微微瑟缩发抖的银狼,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保护这头狼---这名少年---的想法。

    这个想法甚至违背了她原本接受的命令,和她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驰。

    (好想拯救贝迪维尔。)

    (---可是,又无法违背命令。)

    (遵从命令而行动,就是我的存在意义。)

    (---可是,看着贝迪维尔这样痛苦的样子,心里又有着难以形容的难受!)

    (怎么办才好?)

    少女抱起了银狼,把他抱到浴室外。

    她四下张望,看见走廊上没有了人影,才抱着狼往外跑。

    "莲...音?"虚弱的银狼只觉得自己被少女抱着跑了一段路,却不像是被送回去原本那笼子里。

    她带着银狼......想要逃出研究所!

    人影在深夜的研究所里晃动。莲音对这里的结构了如指掌,监视摄像头对她完全没有效,她总是成功地躲进摄像头的死角之中。

    "贝迪维尔,"少女躲藏在墙角的阴影里,面前的门是两面红袍术士守卫,"从这里开始我没办法再往前走了。我会想办法引开守卫们的注意,你趁机逃跑,明白了吗?"

    "莲音,你这样做的话------"

    还没有等银狼说完,女孩就捧着狼的脸,给了他深深的一吻。

    魔术在吻的时候发动,她用魔术在治疗他。为了在黑影里掩盖魔术的过剩光,她才用吻的形式使用这种魔术。

    "呜......"狼一边被女孩吻着,一边感觉到一股温热流入他的体内。这几天来的疲劳,饥饿和伤痛,他渐渐感觉不到了。

    他知道莲音打算干什么。他却无法拒绝。他一边吻一边流着泪。

    "现在,"莲音放下银狼,"跑吧!"

    她先一步冲了出去,二话没说就伸手发出了寒冰箭,直射向那两名守卫的术士魔像。

    那两名魔像受到攻击,当然马上回避并反击了。

    魔像本来是不能使用魔术的,但它们手掌中刻有摩苟丝预先留下的魔术阵式,这是摩苟丝预先施术,并且随魔像的控制而延时触发的魔术箭,是高级魔术的一直。它们组成了一道道光弹雨,射向莲音!

    莲音却早已架起了魔术护盾,挡开这下光弹。她吸引术士魔像们的注意力的一瞬间,贝迪维尔也从旁边奔出。

    银狼有如一道银光,在魔像们身旁窜过。两名魔像正转身打算去追,莲音却射来更多的冰箭,阻挡了魔像们的去路。

    银狼则已经冲出去数十码,跑过一条不长的走廊,在他面前的门缝里,明显能够感觉到从外面吹进来的自然风------能够从这里逃出去的话,他就自由了!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