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2 对决之于圣灵(二)

    1:372对决之于圣灵(二)

    亚瑟死了?

    非也!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一阵阵的巨响从圣灵的体内传来!

    圣灵.武勇之座,从内部开始龟裂!它的银色的金属头部,出现无数的裂痕,从裂痕之中,透出刺眼的金色光彩!

    碰!碰碰碰!!!!有什么,从圣灵的内部破坏着它!

    ------是亚瑟!

    刚才,本应被圣灵所吐出的巨大光柱所吞没的亚瑟,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展开了王者之鞘!狮鹫盾马上出现,包覆着亚瑟全身。{免费}他就以这个姿态迅速冲入巨像圣灵的体内!

    他等的,正是巨像张口进行攻击的瞬间!

    的确,圣灵.武勇之座既巨大又敏捷,无论怎么攻击,都难以从外部完全破坏。

    那么,只要从内部破坏就可以了!钻入圣灵体内的亚瑟,挥舞着圣王之剑的黄金巨刃,左冲右突,挥劈纵刺,短短几秒内就对圣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长达三百英尺的金光巨刃,从巨像的胸口刺出,在圣灵的死命挣扎之下,仍然不断往上剖去!

    圣灵发了疯似的伸手去抓住金刃,似图阻止巨刃把自己一分为儿!

    碰!更多的金光从圣灵体内爆炸!亚瑟又发动了一次[破法者]!这一次更加是在圣灵的身体里爆开的,把巨像的体内炸得一塌糊涂!

    圣灵终于忍受不住松开了手,这一松手,亚瑟已经拖动黄金巨刃往上一划,再往后一拖!把圣灵.武勇之座一分为二!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圣灵发着低沉而洪亮的悲鸣,渐渐地化作白光逸散了。四散飞舞的白光之中,亚瑟若无其事地静滞在半空中,看着圣灵的光辉包围着自己。

    他举起王者之鞘,等着无数的白光往鞘中聚笼。

    然而,意外又发生了!圣灵的力量没有往亚瑟的剑鞘里流入,反而朝亚瑟肩膀的伤口里流窜!从那小小的牙印之中流入亚瑟的身体里!

    "什么?!呜---啊啊啊啊啊啊啊!"亚瑟只感觉到身体的剧痛。他周围的景色瞬间转变,很快就回到了墓场。

    "啊啊啊啊啊啊啊!"亚瑟的左臂痛得不可开交,他跌倒在地上。

    "亚瑟?!"格林薇儿惊慌失措地冲过来查看亚瑟的情况。

    "止痛药!快!"亚瑟声嘶力竭地喊道。

    "好,忍住!"早有准备的格林薇儿仍不免震颤着双手,一边安抚亚瑟让他不要胡乱挣扎,一边拿起注射器把止痛剂注射进亚瑟的体内。

    止痛药马上生效,压制住亚瑟的疼痛。他好不容易爬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奥瑟王惊讶地看着亚瑟的左臂。

    他的手臂被[黑暗]与[光明]所缠绕。紫黑色的邪恶光芒与ru白色的圣洁光芒纠结交缠在一起,在亚瑟的手臂上展现出一种特殊的漩涡状纹理。两种光芒始起彼伏地闪耀着,似乎在亚瑟的体内进行着激烈的争战!

    "混沌!"奥瑟王的灵性惊呼道。

    第二天早上。

    贝迪维尔尴尬地看着艾尔伯特帮他穿衣服。那是一套非常复杂,非常华贵的礼仪服,艾尔光是帮贝迪结好有个腰带就已经耗上了好几个小时。贝迪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弄,光是站在那里等艾尔来伺候,他自己双腿都已经又酸又软了。

    "艾尔,有,有必要穿成这样子吗?"贝迪维尔实在穿不惯这种礼服。衣服**的,刺痛着他身体每一处,而且腰部被束得特别紧。

    "你就忍耐一下吧。图坦大人最讨厌被轻视,要安排和他见面,你最好穿正式点。""...好吧。我希望族长大人会喜欢看这身猴子服。"贝迪维尔无奈地道。

    "这是我唯一一套礼仪服,这么豪华的东西你要我再拿一套出来都没有办法了。"艾尔伯特愤怒地吐糟,"你爱穿就穿,不爱穿就全裸去见图坦好了,看他会不会发怒之下一拳砸扁你!"贝迪维尔又嘀咕了几句,一脸的不愉快,浑身的不自在。

    天刚亮,外面开始沸沸扬扬,似乎是突厥(象人)族的使节团来了。

    "好吧。"艾尔伯特从窗子的缝隙里往外张望,"图坦来了,他会先去找老爸开会。等他们开完会以后,我会想办法支开其它人,让你和象人的族长见面。

    时间很紧,顶多就是十分钟而已。你用十分钟和图坦聊天,尽你最大的努力吧。"贝迪维尔一阵沮丧。十分钟。想要在十分钟内劝服一名族长不要和人类开战,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务。

    两名少年探头张望(艾尔伯特的房间在二楼),一楼客厅外的动静很大,有数十名象人族的战士在部属着。身穿盔甲的象人族族长图坦正在和虎人族族长罗布尔谈论着军务。他们用的应该是象人族的方言,贝迪维尔没有一句听得明白。

    "呵呵,又赢了一仗。"艾尔伯特冷笑,他似乎能够听懂一二。

    人类在这场战争中又失利了吗。也不是怪事。狐人们疯狂地挖掘古代人的遗产,他们拥有很多乱七八糟的魔像,把那些东西投入战争之中,功效甚大。

    而且虎人族,豹人族,白熊人族和象人族都是优秀的战士,光论战斗能力,一个人就能和十几名人类骑士势均力敌。还没有把能够操纵魔兽的兔人族计算在内呢。

    现在还是各种小规模的战斗,真正到了大规模的会战,兽人们必定法宝尽出,到时候人类未免死伤惨重。

    当然,人类联盟也不是好惹的。潘托拉肯的天位骑士们,罗马的将军们,法兰西的玫瑰骑士们,人鱼宫廷魔术师们......他们一旦出手,也将是生灵涂炭。

    贝迪维尔一边偷听一边心里憋得慌。到底该怎样做才能阻止得了这场战争,他还完全没有个头绪。狼人少年目前作的一切,只是在碰运气而已。

    族长们的会议差不多开了两个小时。罗布尔说了几句话就离去了,似乎要去准备什么。图坦和他的象人族战士们在会议室休息着,等待罗布尔的归来。

    "贝迪,准备好了。"艾尔伯特道,同时走了出去,"我一引开那群侍卫,你就去找罗布尔交谈。记住,出场要优雅,不要冒冒失失的。让他误以为你是去刺杀他的话,你就死定了。"贝迪维尔背后一寒。虎人少年已经从房间推门而出,沿着楼梯下楼,往客厅里走。他走得很慢很小心,应该也是为了消除象人们的敌意。贝迪维尔暗暗记住艾尔伯特的那种步伐,免得轮到自己的时候闯祸。

    虎人少年走进会议室,和象人们攀谈了几句,然后理所当然地往外走,把那群侍卫引走了。

    虽然不知道艾尔伯特是如何做到的,贝迪维尔也只好抓紧时间,往外走去。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