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3 劝谕之于绝地(一)

    1:373劝谕之于绝地(一)

    他走出第一步,就听见图坦闷哼了一下。<最快更新请到>他知道象人的听觉很灵敏,自己的存在也许早已暴露了。他于是镇静下来,慢慢地走,学着艾尔伯特那个走路的节奏下了楼。

    象人族族长图坦看见贝迪维尔推门进入会议室时,一点都不惊讶。他应该早已从罗布尔的口中听说过贝迪维尔的事情。

    身材魁梧的象人雄坐在一旁的地板上(因为木质椅子根本承受不了象人们的体重),即使坐在地上,仍然比瘦弱矮小的狼人少年高四五个头。

    "噢,这不是银狼贝维尔夫吗?穿得这么正式来见我,你还是知道一点礼貌的嘛。"图坦不动声色地说着,似乎在试探贝迪维尔,也似乎在嘲笑之。

    贝迪维尔压低了声音,"图坦族长大人,今天我来见你,不为别的,就是想要你们重新考虑一下与人类开战的事情。象人们不都是和平主义者吗?为什么会同意战争这种荒唐的事情?""荒唐吗?"图坦冷笑了一下,不置可否,"上一代的族长帕迪尔是我的兄长。他也反对和人类开战,他也说过和你现在所说相同的话。"贝迪维尔一脸茫然,不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

    "我的兄长当时正是被虎人族族长罗布尔杀死的。"图坦的话让贝迪维尔惊讶了,"那么------""但是,我认为兄长该死。没错,他那种只知道窝在自己的领地里,毫不在乎自己领地里民众痛苦的人,确实该死。"图坦却说,"突厥族生活在东欧的大沼地里,他们的生活比这里还要恶劣上十倍。黑暗总是笼罩着那片地域,各种恶兽横行霸道,唯一能吃的东西就是一种沼泽莓,不先用水煮熟透了再吃,会在受害者肚子里释放出猛毒。"贝迪维尔更加茫然了。他知道象人族的生活不好过,但他从没想过象人们的生活如此艰难。

    "说实在的,我一开始也不赞同战争。但那种沼泽莓已经快要采光了,我们的族人已经没有了食物来源。这干旱的天气甚至让沼泽也快呀成为旱地了,我们连最基本的水源都无法保证。

    所以,银狼贝维尔夫,回答我:

    ------难道我们真的应该就这样坐以代毙吗?

    人类在ng费食物,把一吨又一吨的吃不完的食物倒进大海的时候,我的族人正在挨饿。人类在ng费珍贵的净水,拧开水龙头让它白白流掉的时候,我的族人还在那里可怜,一寸一寸地找寻水源,还在流着每一滴珍贵的汗水,试图开凿那些瞬间就会干枯的水井。

    ------所以,贝维尔夫,回答我!

    我的族人就应该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吗?我的族人,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吗?我们兽人,就没有活得更好的权利吗?"贝迪维尔一边听一边往后退缩。图坦原是有备而来,他所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压得狼人少年喘不过气来,他说的每一句话,贝迪维尔都无力反驳。

    "即使这样------""小子,"图坦连贝迪维尔反驳的机会都不给,"我听过你的事情了。我佩服你的勇气。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

    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我可能会很乐意拥抱你,和你共宴,让你知道突厥族是怎样一个好客友善的民族。然而,我们现在的立场不允许。没有别的事情,你就退下吧。除非你有解决我的族人饿肚子的方法,否则,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ng费时间。"贝迪维尔叹了口气。

    "我曾经以为,即使饿死渴死,也一定要能够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我绝对不要吃不属于自己的食物。"他低声道,似乎只是对自己说的话,"然而,在生存面前,果然,道德还是没有意义的吗。快要饿死的时候,人根本顾不上道义。""正是如此。"图坦冷笑了一下,点着头。他的眼睛反射着幽幽的冷光。

    "那么,族长大人,祝你们好运。"贝迪痛心地说,"到头来只是角色互换而已。你们抢掠了人类的食物,填饱自己的肚子,饿死了别人。你们终于活下来了,恭喜你们。"图坦皱了一下眉,他的充满皱纹的大象脸,在皱眉的过程中叠出更多的皱纹。

    "结果也就是弱肉强食而已。强者就有资格抢夺弱者的一切。"贝迪维尔不顾礼貌,把心中的憋屈尽数吐出,"如果你们真要这样做的话,可不可先把自己那个[和平主义者]的帽子给摘掉?

    别装了,不就是一群秃鹫嘛。那么理所当然地抢掠别人的财产食物,还自称什么和平主义者,有够伪善的。""我们---"图坦眉头皱得更深,"------哦,你们不这样做就活不下去,没错!"贝迪维尔愤怒地抢白道,"那就做吧。为了自己那低劣的小命,抢夺别人的性命好了。

    弱者们的肉最好吃了,他们不会反抗,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把他们榨干,把他们身上的肥肉一片一片地剜下来!

    为了生存!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图坦不答话。贝迪维尔的话甚是刺耳,让他极度的愤怒,但他又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狼人少年拿起桌子上的餐刀,自己割开手臂,对着一只空杯子:"我是人类养大的。这血是人类给我的血,这肉是人类养出来的肉。"血从他手臂的伤口流进杯子里。贝迪维尔割得很深,血流量十分大,很快就流了一整杯子都是血。

    "来吧!喝一点吧!你既然能够理所当然地抢夺人类的食物来吃,也应该不会害怕这点儿血吧?"他把杯子递到图坦面前。

    "住手,小鬼------"图坦一手抓过杯子,把杯子丢出,打翻在地上。

    "还不够的话,这里还有------"狼人少年十分激动,他拿起刀正要剜自己手臂上的肉------"住手!"象人伸手一下抓住狼人少年的左臂,阻止了他的自残。

    "你疯了吗?!"图坦大叫着,他的力量很大,几乎要把狼人少年左手的义肢捏碎。

    在他面前的狼人少年,却早已经泪流满面。他直楞楞地看着象人族长,眼里满是不甘和悲恸:

    "我只是......想让我们这些兽人们......

    ------活得更有尊严一些!"那是,一个无比真诚的愿望。那一句话述说着贝迪维尔对兽人同胞们的爱。

    那是,无比笨拙,却又毫无造作的话语。

    那是真实。

    正因为是真实,所以,有着无比震撼的力量。

    图坦看着面前这命矮小,瘦弱,笨拙而愚昧的狼人少年。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哭着,在向这名久经沙场的老战士述说着,哀求着。

    他说的,其实是一个任何人都知道的简单道理。

    这么简单的道理,就连小孩子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为什么一些大人们总是不懂呢?

    ------人为了生存,就连尊严都可以抛弃吗?

    ------为了活得更好,就可以放弃自己道德的底线吗?!

    你到底放弃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你得到的一切,值得你放弃一切来换取吗?

    二人都沉默了。他们对视着,静静地对视了一个世纪。血从狼人少年的手臂不停涌出,早已染红了他半边衣袖。

    一代象人族的族长,被区区一个狼人少年的气魄压了过去。贝迪维尔的愿望十分单纯明了,因此他眼中的光芒也澄澈如水,有的只是一个简单的诉求。他甚至不用把话说出口,图坦也能够明确了解。

    为了生存,你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吗?

    侵略人类,真的就是你能够给出的唯一答案吗?

    哗啦啦啦啦啦啦!!!

    屋外响起猛烈的雨声。

    长达十年的旱季,在这一场豪雨之中,终于宣告结束了。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