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9 探寻之于魔境(五)

    1:419 探寻之于魔境(五)

    俗话说,猫有九条命,从高处掉落下来都不会死。这是因为猫们脚上有厚厚的肉垫,能够在落地的瞬间缓和冲击。

    而身为一只大猫,艾尔伯特要做的就是遵循自己的天性,不去抵抗下落,而是让四肢保持平衡,在和地面接触时顺势下蹲,翻滚!

    扑!他落在白色的霉菌云上,滚出数十码!四肢如同折断了般的疼痛,但他只断了左腿。

    "呜!"艾尔忍着痛爬起来,看见雪豹少女若无其事地爬起来,她身轻如燕,这样的落地对她毫无损伤!

    "断了一条腿?"杰克连忙冲过来扶起艾尔,"都叫你别贪心的。"

    (你有说过吗?)

    艾尔伯特断的左腿正是他裤兜里放着宝石的那条腿。虎人少年心里一阵震惊:如果刚才贪心拿了更多的金银珠宝,现在的他恐怕已经摔成肉泥,而不是断一条腿那么简单了!

    "我们快跑!它还会追来的!"杰克叫道。二人开始快跑,艾尔用那条好腿勉强保持着平衡,在杰克的支撑下奔跑着!

    没有抓到入侵者的巨形铠甲魔像正在发飙,一边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巨剑,把古堡砸得稀巴烂,一边扭头四处张望着。

    是黑夜,也是白老虎和雪豹的纯白毛色救了他们,让他们在这片霉菌云里几乎不会被发现。但他们也没有能够跑出多远,大约跑了三十码,巨像已经发现了他们。

    巨像丢下手中武器追赶上来的时候,二人已经开始沿着碗豆的根往上爬了。

    巨像见此,也变成十英尺高的巨人,沿着树根上爬,追击二人!

    "快爬,快!"艾尔大喊道,在他前面的杰克却爬得十分缓慢!

    "我,我快要不行了!"杰克喘着粗气。她又要搀扶艾尔逃跑,又要爬这么高,女孩子的体力瞬间就见底了!

    没有办法了,再这样下去,会被巨人追上的!

    艾尔伯特毫不犹豫地抽出他的九头蛇匕首,望身后的树根划去!

    那些碗豆原本是神器或者魔像的一种,它们原本不可能简单地被破坏。但九头蛇的牙制成的匕首有着强力的附魔,它能够对神器造成破坏!

    啪嗒!几下猛割以后,碗豆的根被艾尔切断了!巨人往下跌落在无底深渊之中,而柔韧无比的树根,则像弹簧一样收缩,带着艾尔和杰克一起往上飞去!

    "哇啊啊啊啊啊!"二人同时尖叫起来,用尽吃奶的力抓紧树根------从树根上掉落的话必死无疑!

    他们快速地穿越了亚魔境的入口,飞出几码远!由豌豆组成的进入提丰的入口,在二人脱离后瞬即关闭,又变回了原来的泥土地。树藤瞬间枯死,只在地面掉落三颗小豆子。

    "呜。终,终于完结了。"艾尔气喘吁吁地叹道。

    雪豹少女杰克走过去收起地上的豆子,装进盒子里,再过来查看艾尔的伤势。艾尔断了的那条腿正在冒着血,骨折看起来十分严重。

    "老大------"

    艾尔伯特感觉到杰克在用木头和绷带给自己包扎,艾尔躺在石板地上,看着阴雨过后晴朗的夜空,很快就陷入了沉眠。

    深夜。

    一个黑影在街道上走过,投出一块小石头。石头砸在木窗户的框上发出一声闷响。

    贝迪维尔被惊醒,爬下床举头往窗外望去。

    黑影一闪而过,只在街道上留下个"礼物"。

    贝迪维尔大惊,翻窗而出,从旅馆的二楼跳下去,走近那个"礼物"查看了一样。

    艾尔伯特正全身绑着不少绷带,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

    十分钟后,格里克族(豹人族)族长大屋。

    老头提着火把,等待着她的归来。少女的身影出现在街道的尽头时,老头已经忍不住迎了上去。

    "祭师大人,怎么玩到这么晚才回来啊!"管家西蒙斯一看见对方就责备道:"明天的[越年祭]会很耗费体力,你不好好休息怎么行?------哇,这身脏兮兮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嗯嗯,知到了,我马上就去洗澡睡觉,西蒙斯。"雪豹少女若无其事地走进族长大屋里,"管它呢?反正明天的祭祀只是哥哥们收买人心的戏码而已,我在一旁装装样子就好。"

    "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呢?祭师大人------"老管家跟着少女走进屋子里,顺手关上了大门。

    他们的对话渐渐变得模糊难以辨认,很快地,冬夜又回复了静寂。

    第二天早上。阿瓦隆净土。

    格林薇儿看着亚瑟。她以为骑士躺一个晚上就会好起来的,但骑士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已经一整晚了。这样下去可不妙。

    她仔细观察着骑士身上的那些红色的咒纹。侵蚀已经在亚瑟全身蔓延,她却无能为力。她是个治疗师,知道怎样治疗伤患,但她不是魔术师,不知道怎样解咒。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亚瑟,希望骑士凭着自身的意志力醒过来。

    ------而此时的亚瑟,正在一片美丽的大草原上。

    金色的大狗波比正在围着他打转,六岁的小男孩则追逐着狗儿在草地里玩耍。美丽的蓝空没有一片云,隆罩在这片同样美丽的绿草原上,一同延绵万里。

    在不远处的一间小木屋里,他的母亲伊格莲正在做着好吃的松饼。烤箱里半熟的松饼散发出香甜可口的气味,在大草原上扩散。

    玩累了的亚瑟坐了下来,心里期待着很快就能吃到的松饼。而远处的树林旁,一个人影骑着白马而来,渐渐接近了小木屋这边。

    "嗨!爸爸!"亚瑟猛挥双臂,想要引起远处父亲的注意。

    骑士也远远地挥着手,骑马渐渐接近了。他身上的盔甲在太阳下闪耀着银光,那是小男孩亚瑟向往的形象。

    "亚瑟!"父亲靠近以后就跳下马,一上来就举高小男孩,"哈哈哈,小家伙!有听妈妈的话吗?"

    "哇啊哈哈哈!"小男孩被举起来,却一点都没有畏惧,父亲总是那样高举儿子到处甩着玩,对于亚瑟而言这是一种刺激的游戏。

    "亚瑟有乖哦!妈妈昨天还给亚瑟做了新的外套呢!"小男孩笑着说。父亲总是用那双粗壮的手臂把亚瑟抛上抛下,但又总是安全可靠,一次都没有摔伤过他的宝贝儿子。小男孩知道父亲会用尽所有方法来保护自己的,因此他从来就没有担心过。

    骑士抱着儿子,推门进去。

    "伊格莲?"骑士笑着说。

    "噢,乌瑟!"女人放下手里的活儿,走过来拥抱她的爱人,"好久不见,你最近好像瘦了不少。骑士团的工作很忙吗?"

    "有点吧。"骑士乌瑟把儿子放下来,自己坐在木制长凳上,随手拿起一块松饼吃,"嗯,松脆可口,甜而不腻,真不错!亚瑟真好呢?每天都能迟到妈妈做的甜点!"

    小男孩坐在爸爸身旁,一边吃着松饼,一边欢快地踢着小脚:"没错,妈妈的松饼最好吃了!"

    "你们父子俩净会油嘴滑舌!"女人噘了一下嘴,转头过去继续做家务,"乌瑟,你老是在工作时间偷懒过来找我们,小心被发现了受罚。上次就是被人抓到你工作的时候偷懒,才从黄金骑士降职为白银骑士的。你再降至黑铁骑士的话,家族的颜面何存?"

    "降职就降职吧!我怎么可能不抽时间来陪我可爱的儿子和漂亮的老婆?"乌瑟逗弄着儿子的小肚子,逗得亚瑟咯咯地小个不停。

    "你又这样说了------芭芭拉又要生气的。"

    "就让那泼妇生气吧。最初娶她是因为父母的安排,我从来就没有爱过那个女人。我爱的只有你,伊格莲。"

    "......这样说对芭芭拉不公平。毕竟她为你生下了刚瑟。"伊格莲低声嘀咕了几句。

    但她知道,爱情从来就不是公平的。

    即使她被从潘托拉肯的大宅里赶了出来,她还是个胜利者。乌瑟的心永远都是她的。

    晚上,小男孩亚瑟在父母的拥抱下睡着了,这又是幸福的一天。

    就算这是梦境也好,他祈祷着这样的幸福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