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冲突之于冰海 〔六〕

    第726章 冲突之于冰海 (六)

    随着一声冷笑,鱼人王子已经把他狠毒的目光投向了虎人艾尔伯特。

    "你的老虎朋友已经中了一种剧毒,而这剧毒,只有我有解药。"

    "什,什喵?我?!"艾尔伯特整个跳了起来:"你不是说鱼肉---"

    "和鱼肉无关。我在你的食具上投了毒。"崔斯坦伸手一指。

    艾尔伯特刚才用以进食的那只铁质叉子上,果然附有一层薄薄的冰霜。崔斯坦把盘子和食具一起端来餐厅的过程中,有太多时间对食具动手脚了------狼人心里暗骂,本来应该更注意一点才对的。

    "放心吧,那不是即时致死的剧毒,但你在一周之内,必然会皮肉溃烂而死,每天身体都在出血与流脓之中度过,最后毫无尊严地惨死。"崔斯坦用刻毒的目光看着艾尔伯特:"对于曾经遗害整个世界的家伙而言,这是最恰当的死法,你说对不?"

    "你喵的---"艾尔伯特想发作,但他只觉得全身突然一阵痕痒,那激烈的痕痒反应让他根本没有空去搭理崔斯坦,只好用双爪在身上狂抓!

    "好痒!好痒好痒!这到底是怎喵回事?!"老虎干脆脱掉自己的上衣,在地上边滚爬边抓起痒来。如果不是事情已经紧急到这个地步,他绝对不会在众人面前出这种丑。

    "就像一只生癞的猫,呵呵---"崔斯坦白了老虎一眼,无比残酷地笑了:"你就抓吧,抓吧。这痕痒永远无法去除,直至你死的那一刻仍会继续折磨你。你会因为抓痒而全身溃烂,最后不得不挖出自己的肠子来勒死自己,自行了结性命。"

    好狠毒。

    看着自己的朋友在受苦,狼人怒了,真的怒了。

    "为什么是艾尔?为什么你就不把毒用在我身上,你这个卑鄙小人!"

    "哈哈哈,你怎么可以中毒?你还得集中精神跟我比试呢---而我从不跟下流的家伙比试。"崔斯坦残酷地笑着:"快坐下来。这场打赌就要开始了!"

    避无可避,崔斯坦的心肠黑到了极致,偏要把贝迪维尔往死地里逼。

    而一旁的伊文不仅不上前阻止这种荒唐之事,反而翘起嘴角,推了推他的眼镜,也在残酷地狞笑着,以看戏的心情看着这一切。

    (怪物!真正的怪物!)

    (这七年来,你们都变成了什么?)

    (你们还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崔斯坦和伊文吗?)

    (你们还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些朋友吗?)

    (是什么让你们变成了怪物?)

    狼人的脸抽搐着,目露凶光。如果可以的话,他此刻一定会哭出来。但狼人已经长大,他已经脱离了那个想哭就可以直接哭的年龄。

    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故作平静地坐了下来:"好...赌就赌吧。但是,赌注是什么?"

    "赌注?"崔斯坦一阵迷惑,显然他从来没有为这个问题想过答案:"还需要什么赌注?这场比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死人是不会再付你更多赌注的。换句话说,这场赌博的赌注,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性命。"

    狼人轻轻地摇了摇头:"你错了。

    死了的人可是一了百了,但这并不代表他身后那些人会就此安生。既然要赌上人生,那就代表要赌上人生中的一切。"

    听见狼人的话,崔斯坦不禁轻轻皱了一下眉。就连那皱眉都优雅无比,正好和他高贵的身份匹配。

    "你或许是对的。---那好吧,就说来听听,赌注是什么?如果我吃下有毒的鱼子,并因此死去,你大可以割下我的头颅,回去找我母后领你的奖赏。我的母后------冰岛女王莉莉丝一世-----能够翻掌为云覆手为雨。世界上的一切愿望,只要你能想到,她都能够为你兑现。"

    "我不需要那些东西。"狼人不在乎地一声冷笑:"如果我在这场打赌中活了下来---"

    他很聪明地偷换了一个概念,而这个偷换概念在崔斯坦耳中并没有听出任何破绽。

    "如果[我活了下来],我要[你]无条件实现我的一个愿望。"

    鱼人滑稽地一笑:"那时候我都死了了,怎么实现你的愿望?---不过,好吧,随便你。即使我死了,我的母后还是会实现你的愿望,这和我刚才开出的条件是一致的。"

    其实并不一致,二者有着微妙的不同。伊文在一旁犯愁,他察觉到贝迪维尔话语中的异常,但他无法指出这种异常到底是什么,只好继续保持沉默。

    "那么,相反地---"崔斯坦也开出条件:"如果你死了的话,我就割下你的脑袋,带回去冰岛的实验室,用榨脑术将你脑中一切榨干。你这家伙似乎知道我们很多事情,就让我好好调查一番吧。"

    狼人瞟了对方一眼:"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崔斯坦反瞟一眼:"看你这家伙的穷酸相,就知道你一穷二白,死不足惜。你有什么家当值得我去夺取?算了吧。"

    这样说似乎也很对,可是总觉得让人火大。

    狼人看着地上的艾尔伯特。老虎已经痒得不顾一切,把裤子也脱掉,只剩一条短裤,在那里抓个不停。豹人三兄弟慌忙地围着老虎,为老虎遮羞,也偶尔帮忙艾尔抓几下痒。

    "如果我死了---你可以得到艾尔伯特,让他成为你的奴隶。你想怎样玩弄他都可以。"狼人低声说:"他的命是我救回来的,他欠我的。就用他的身体抵这笔债吧。"

    "呵呵,想得真美!"崔斯坦大笑起来,如同听见了一个破天荒的大笑话:"即使你赌输了,我也不得不救活自己的[财产]。你死了,也能让这只老虎得救,是这样想的吧!?还真会为自己的朋友作打算。"

    狼人不作声。这是他能想到最万无一失的计策。艾尔伯特至少会得救---虽然代价高得难以想象。

    "很好,我也想养只猫玩玩。"崔斯坦残酷一笑:"但我会怎样对待他,你不会想知道的。这只宠物长得还算可爱,一定能成为很多找不到老婆饥渴难耐的维京汉子们消遣的玩具---嗯呼呼---"

    "你这混蛋!!"艾尔伯特恶毒地骂着,但他全身痕痒得不可开交,就连骂的力气都没有。

    "我不管---随你怎样处理他吧。"狼人不自觉地收紧了某处的括约肌。可怜的艾尔伯特就这样被卖了。

    "那么---少拖延时间了,开始吧。"崔斯坦轻轻拍了一下桌子:"公平起见---伊文,给我离开这里。"

    "呃,什么?"伊文愕然,这显然和他想象之中的情节有所不同。

    "我说过了,离开这里!"崔斯坦重复道。

    拥有超视力的伊文能够看见鱼子中包含的毒素,有他在等同于作弊。而崔斯坦却居然赶跑了伊文。

    他想公平比试。他是认真的。

    "你会后悔的。回头我给你收尸。"伊文刻毒地说着,往餐厅外踱去:"你这种性格恶劣的人还是死了的好。就尽管努力挣扎吧。"

    伊文并不喜欢崔斯坦,他想崔斯坦死?

    他们不是以"兄弟"相称吗?

    "现在,碍事的家伙走了。"崔斯坦变出一只汤匙,又快速又轻巧地在两粒鱼子之间拨动,把两粒鱼子掉乱。

    "而我也把这两粒鱼子掉乱了无数次,现在就连我也不知道其中哪一粒是带毒,哪一粒是无毒的。能分辨出来的,世界上就只剩伊文一个---而他不会再来帮我。"

    "随便挑一个吃吧。"崔斯坦淡然道。

    贝迪维尔看着盘子中的两粒鱼子。

    两粒都漆黑无边,却泛着金色光晕,美丽非常。

    两粒都是完美的圆球形,没有半点缺陷。

    但其中一粒,带着惊世的剧毒。吃下去是必死无疑。

    狼人不禁又吞了口唾沫,心跳加速。

    "哦,这时候你才退缩吗?"崔斯坦咧嘴冷笑:"退缩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能跪下来给我舔靴子,我或许会考虑一下放过你。"

    "我只是在想,应该谁先吃。如果两粒都有毒,而你骗我先吃,我岂不是死个不明不白?"

    "那好---"崔斯坦也猜到狼人会这样说,他掏出了一枚金币:"那就掷硬币决定吧。你要公平,那就你来掷吧。"

    那是冰岛王国的货币,含金量极高,拿在狼人手里沉甸甸的。

    金币的正面是冰晶玫瑰图案,并印有冰岛王国的国徽。背面则是货币的面值,一个大大的"1"字,衬以两条游动的美人鱼。

    其做工之精细,堪称世间一绝。这同时也证明,人鱼们在细节上是多么的一丝不苟。这样一丝不苟的家伙们,绝对不会在比试中作假。

    确认硬币无诈以后,狼人问:"正面?反面?"

    "正面,有国徽的那面。"崔斯坦毫不犹豫地答道:"愿我的王国保佑我。"

    狼人抛起硬币,看着硬币在空中翻转过数百次,然后落下。他一手抓住硬币,对着崔斯坦,缓缓地打开掌心。

    是正面。

    "运气很好。虽然只是一时走了狗屎运。"狼人语气冰冷地挖苦道。

    "你觉得是吗?"崔斯坦更得意了:"我从很久以前起,掷硬币就从来没有输过。我的运气是绝对的存在,从来没有人能靠运气赢我。"

    (为什么你能如此确定?)

    "在我的一生之中,遇到过无数次凶险的战斗。我能从这些险景之中活下来,也是全凭运气。"崔斯坦得意地吹嘘起来:"我从小就有幸运之神的眷顾,你是赢不了我的。"

    他的嚣张源于自己的实力。这种实力更是多方面的。不仅拥有强大的魔术和剑术,他还拥有逆天的好运气。

    拥有这一切,崔斯坦这些年来想必是横行无忌,活得比谁都潇洒吧。

    但他会后悔的。狼人恶毒地看着鱼人王子:"那你就先吃吧。愿你的好运气不会把你害死。"

    "呼呼。"崔斯坦冷笑,拿起汤匙,把较为靠近自己身边的那一粒鱼子舀起,送进嘴里。

    他的脸上泛起一阵陶醉无比的红晕,那鱼子恐怕美味非常。世界上就只有这么一颗,独一无二,天国之美味。

    鱼人把鱼子慢慢吞进喉咙,享受着它美妙的余韵。过了半刻钟,他发现自己还没有毒发身亡,便得意地对狼人笑道:"我吃完了。该你了。"

    那声音虽然缓平舒坦,美妙如歌声,但听在狼人贝迪维尔的耳中,却有如死神的低语。

    很显然,鱼人王子吃下去那粒是无毒的鱼子,世间难寻,珍品之中的珍品。

    那么,剩下来这一粒,这华丽冰盘之中黑溜溜的一颗小球,恐怕就是万毒之物,能把人毒死上千次的剧毒。

    想到这里,狼人不禁有点顾忌。

    "呼呼。"鱼人王子大难不死,已经开始飘飘然了,他对贝迪维尔一阵冷嘲热讽:"我再重复一遍:退缩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能跪下来给我舔靴子,我或许会考虑一下放过你。当然了,现在条件有变。我要你成为我的奴隶。------小狗狗,回去以后我一定把你的衣服扒光,关在笼子里好好玩赏,每天换一个花样来羞辱你。你一定会过得很[快乐]的。"

    在那一瞬间,贝迪维尔其实是还有点期待的。只是一瞬间而已。如果他还是孩堤时期的那个他,说不定会天真地满口答应。

    但是,人长大了,就能理解世上的恶意;就能深切体会到,世上有很多残酷之人,残酷之事。也因此,阵阵恶寒从狼人的体内渗出。他见识过崔斯坦的残酷以后,理解到鱼人王子会怎样玩弄自己憎恨的人。落在王子手上,肯定会生不如死吧。

    "嘿嘿嘿嘿嘿。"狼人笑了,张狂地笑着:"崔斯坦啊崔斯坦,你也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他用汤匙舀起盘中那粒剧毒的鱼子:"你的好运又算得上什么?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逆天强运!"

    他爽快地吞下了鱼子。

    本站永久地址www.123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