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探察之于暗夜 〔二十三〕

    <fon color=red><b></b>

    第1070章 探察之于暗夜 (二十三)

    啪!

    光剑的剑尖在距离巨龙胸口几寸的地方停住了,被巨龙一手挡了下来!

    巨龙只是故意路出破绽让煞星上当!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我见过的冒险者里,你是最笨的一个!"龙阴险地笑着,用手臂格挡住煞星手上的武器,另一只手出掌把星辉龙打翻!在强大的冲击力之下,煞星飞出去十码之遥!

    碰!他撞在石壁上,发出沉厚的闷响。1<>2∈3d<>an◢m﹎ei点Ne』t然而,拜游戏的设定所赐,煞星并没有受到特别重的伤害------只是吐了一口血而已。

    "他真的没有问题喵?"哈尔见煞星在战斗中失利,不禁担心地问。

    "哈哈,简直就和记忆中一模一样,虽然立场相反了。"煞星抹着嘴角的血爬起来。

    才刚爬起,巨龙已经来到他的跟前了。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在幽暗中,巨龙的双眼发出两道恐怖的金光。

    "煞星。"星辉龙的脸上却毫不动容,如此场面他已司空见惯。

    "那么,煞星。"巨龙的嘴角滴下贪婪的唾液:"敢挑战我,你死定了!有什么遗言?"

    "那个------"煞星的脸上却划过一丝冷笑,做出一个挑拨的手势,凭着他的记忆复述道:"你打得赢我再说吧!"

    顷刻间,巨龙与煞星的大战便打响了。

    "呼!"龙吐出火雨,万千的细碎的火球如同熔岩飞沫一样射来,每一发都足以把人点燃。

    煞星却纵身一跃,以微妙的移动,躲避着飞射而来的火雨。

    火球向他前胸射来,煞星轻微后仰,火球从他左肩擦过;

    焰舌正要吞没他的左腿,他却以惊人的柔软度一扭腰,火焰只吹拂过他的脚后跟;

    细碎的火屑扑面而来,煞星伸出手指弹了数下,那带着尖锐碎石的火屑随即飞散开。

    每一发攻击都在几乎要击中煞星的瞬间被瓦解,烈焰只在他的盔甲上留下不少焦灼的痕迹,却总是伤不了他。

    然而,这都在巨龙的意料之内。

    "吼!"巨龙扬起一面火墙,熊熊燃烧的烈火紧贴地面翻涌而至,逼得煞星只能往半空中闪避。

    "嘶!"巨龙吐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向煞星落地的方向打去。狡猾的龙算好了对手的动向,在煞星到达预定的移动轨迹前,先一步布下致命陷阱!

    等落地再闪躲,一定来不及了。煞星灵机一动,一脚踢向石壁,利用石壁的反作用力一瞬间改变了方向。

    碰!火球打在煞星身旁,爆炸!金闪闪抱头翻滚,在爆炸的冲击下,借机翻滚到了巨龙身前。

    "什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巨龙怔了一怔,但身经百战的他并没有被唬住,他一记尾扫,打算一击扫开近身的敌人!

    啪!尾巴重重地击打在煞星身上,把本应割下对手尾巴的煞星扫飞出去!

    磅!煞星又一次重重地撞在山洞的石壁上,跌落!

    "他真的没有问题?!"一旁观战的丹尼尔也不禁担忧地问。

    "嘿嘿嘿!没事!"煞星却若无其事地爬起,抹去嘴角的血:"刚才我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以前那场战斗致敬而已。"

    虽然背上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但这种痛楚对煞星而言根本是家常便饭,他忍受得了:"亚瑟那套战斗方式,我果然还是学不来。"

    他刻意地模仿当年亚瑟的动作,想用亚瑟的方式来战胜面前的这条红火龙------当年的煞星。但那样做显然是行不通的。煞星比不上年少时的亚瑟的速度,出剑的精确度也没有亚瑟的高。

    "也罢!"煞星举起光剑,剑指巨龙之首:"我也玩够了。就用我自己的战斗方式,和你好好打一场吧!"

    同一时间,贝迪维尔开着铁骑回到了开罗大酒店。当他推着闪亮一新的铁骑走进地下停车场时,不由得多白了那位该死的停车场守卫几眼。

    那名守卫并没有说什么,灰溜溜地放行,让贝迪维尔把铁骑停进地下停车场里去了。

    当他从铁骑上爬下,锁好车辆,打算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回去自己的房间时,身后却有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你有一辆很不错的车子嘛,先生。"

    "嗯?"狼人转头一看,刚好看见一名中年男人从自己的豪华房车里走下,大概也是这个酒店的住客吧。

    这名中年男人的相貌则极大地吸引住贝迪维尔的注意:这是一名兽人。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名狮人,兽人里一个人数非常稀少的种族。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他那头雄狮的金色蓬松狮鬃毛简直帅气到了极致,光是看着这人的行头,就能隐约感觉到他是某种大人物。

    贝迪维尔看着这名狮人大叔,愣了好几秒才开口道:"先生你很识货嘛。这台铁骑是我刚买回来的,不久前才翻新过一遍。但它已经不是原装货了,反重力引擎和推进器早已被换成别的东西了。"

    "我能看得出来。"那名狮人只看了贝迪维尔一眼,目光便不由自主地黏在铁骑的外壳上不放,仿佛有极大的吸引力把他吸住了似的:"我可以摸摸它吗?"

    "嗯……你随意吧。"贝迪维尔并不喜欢自己的坐骑被陌生人乱摸,但似乎就这样拒绝对方也不是太好,只好装作大度地顺从那名狮人大叔。

    那人把他的手放在铁骑那银光闪闪的外壳上,温柔地抚摸着。虽然这是一名狮人,但他似乎与普通的兽人似乎有所不同------他的手掌上没有任何狮子的毛发,反而和人类的手一模一样,是一双粗壮的白人男性的手掌。

    这人真的是狮人?还是说,一半是狮人另一半是人类?贝迪维尔不禁又怀疑了一阵。

    那名狮人大叔仅仅摸了一下铁骑的外壳,马上就识趣地退后了几步,嘴里满带疑惑地嘀咕道:"好奇怪啊。这孩子和我以前某位朋友的坐骑实在太像了。但是……不可能吧。几十年前的铁骑,怎么翻新都不可能修到全新的状态。是我多心了吗?"

    这家伙认识剑圣亚克!?贝迪维尔心里不禁惊呼。他几乎想要质问这名狮人大叔和剑圣亚克的关系,但狼人最后还是放弃了。夜已经深了,贝迪维尔累得半死,巴不得马上回房间洗澡睡觉,不想再惹更多的麻烦了。

    "小兄弟。"那名狮人大叔却还不打算罢休,对贝迪维尔道:"给你出一个好的价格,这台铁骑能否卖给我?"

    贝迪维尔一听见这个就不高兴了:"对不起,这台铁骑不卖。我明天还需要使用它呢。"

    "是吗?"那人却很大度,没有一直纠缠住狼人不放,而是礼貌地,从他那身名贵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片,递给贝迪温尔:"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就来联络我吧。打这卡片背面的电话,报上我的真名,就能畅通无阻地和我谈话。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哦。"

    "呃……好吧。"贝迪维尔接过卡片时仍带着些许敌意,他好奇地问:"这台铁骑或许只是形似你哪位朋友的坐骑而已,内在可能完全不是同一个东西。我或许是个骗子,或许会出一百万的高价把这台铁骑出售给你------这样你还想买下它吗?"

    "嗯,想买下。"那名狮人大叔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感情一百万对他而已只是个零花钱般的小数目:"这孩子或许也和原来那个不太一样,但我还是会买下来的。钱不是问题,这是对我亡友的一种纪念。"

    狼人默不作声,这名狮人大叔或许真的认识剑圣亚克,二者甚至可能有很深的渊源。贝迪维尔又拿起卡片一看,这人的名字------萨尔拉丁------用白色的清晰黑体大字,印在纯黑色卡片的正中央,显得简洁而有力,非常有气派。

    "那么,萨尔拉丁先生。"贝迪维尔收好卡片,转身就走:"晚安。"

    "晚安了,小兄弟。"对方并没有挽留狼人,也没有跟着来,而是礼貌地目送贝迪维尔进入停车场的电梯。

    眼看着电梯门关上的贝迪维尔,心里却打着鬼主意。亚瑟王打算追捕逃亡中的剑圣亚克,或许这名狮人大叔能给他们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报。狼人和这名萨尔拉丁大叔接触,从大叔口中尽可能多搞到一些情报,说不定能帮上骑士王的忙,天晓得。

    萨尔拉丁吗?------有空一定要拜访一下这位奇妙的狮人。

    贝迪维尔乘电梯回到自己客房的楼层,本以为与他同一个客房的伊莱恩已经睡了。但他还没有开门,便听见房间内一阵急促的喘气声。白熊人伊莱恩的喘气声。那声音是如此之急促、以至于听上去如同哮喘。

    贝迪维尔不知道伊莱恩是否有呼吸道疾病,也不清楚白熊人会否在这个时候发病。总之,那声音听上去十分不妙------天,白熊人甚至可能遭到了其他考生的袭击,目前正在房间里打斗着呢!而以伊莱恩那个笨拙的身手和不太好使的脑子,恐怕会在战斗中处于下风!

    !!--6139+520xs096932-->www.123danme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