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6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

    第1866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

    数分钟后,众人坐上了离开五十一军事设施的货车。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ㄨ耽美<>网( 最佳体验尽在【】)虽然斯芬克斯队的人是过来进行比赛的,但这里好歹是个军事禁区,进出确实都不是一件自由的事。

    更何况,斯芬克斯队在这次比赛之中可谓伤亡惨重,有些球员是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的。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边感受着金属座椅和车子在路上颠簸时带来的不适,艾尔伯特一边捂住自己受过重伤并已经包扎好的肩膀,目光却落在货车上那几个躺在担架上的队友。

    伤亡惨重似乎是个不太恰当的词汇。伤者很多,而且重伤的很多,但死亡的倒是没有。

    尽管如此,艾尔伯特面前的这副境况,仍然是一副极其凄惨的境况。

    躺在那里的猫人少年尚恩已经没有了双臂。手臂是从接近于肩膀的部分开始被冻结,然后碎裂的,如今碎散的肉块只能冷冻储存在器皿之中保持着不坏死,尚恩从肩膀开始的部分也包裹着重重的绷带,用冰块暂时冷冻起来,估计在动手术接上这两条手臂之前都不能轻易乱动之。脸上罩着氧气罩的猫人少年却似乎很安详地睡着了,那当然是深度麻醉所带来的效果。

    斯芬克斯队另一名主力队员,豹人菲莱欧斯,也没有好上多少。应该说菲莱欧斯的伤才是最重的,要不是因为菲莱欧斯自己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他估计根本活不下来吧。豹人菲莱欧斯用自己全身阻挡对方的进攻,也因此他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冷冻伤害,他从胸口开始的部分都是被冷冻所伤,并且碎裂了的。实际上菲莱欧斯的胸口完全碎散了,他整个身体分成了脖子以上的部分,以及腹部一下的部分,而碎散成无数块的胸口和肩膀也存放在某种容器之中防止坏死,菲莱欧斯身体剩下的部位则完全浸泡在某种简易的维生装置(类似一种巨型的血袋)中延命。他能不能被救活,还是个未知之数。

    中锋古斯塔也没有好上多少。虽然胸口受到的冷冻伤害并没有菲莱欧斯那样严重,但古斯塔胸前的皮肉全部绽裂了,那是一种可以看得到肋骨的重伤,就如同他被某种恐怖的怪物用爪子挖走了一块肉似的。古斯塔虽然是整支队伍里最为强壮的,但他的自愈能力远远不如菲莱欧斯那么强大,这种程度的重伤还是非常危险的。躺在担架上,胸口虽然缠满了绷带却仍然不断涌出血液,奄奄一息的虎人古斯塔,不禁让人担忧。

    然后,作为二军里面一颗一直被隐藏起来的旗子,豹人少年艾里欧特的状况也没有好上多少。他这次是真的跑断腿了,过于强大的脚力长距离强行冲刺的结果就是让他腿部的肌肉和骨头全部碎裂炸开。原理是如何,艾尔伯特也不清楚,但他知道艾里欧特这伤几乎也是致命的,即使能够治好,以后要过上多长时间才能走路,只有天知道。

    一个一个都这样。

    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消耗品使用,仅仅是为了让这支球队在比赛中赢得胜利,为了满足这支球队幕后的那位斯芬克斯老爹的利益。

    艾尔伯特肩膀上也受了伤,但他受伤那可说是不可抗力,是在比赛中途意料之外的事情导致他肩膀受到这种伤害的。

    斯芬克斯队的其他球员们则刚好相反,他们明知道自己会受伤,甚至搞不好会因此而死去,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斯芬克斯队的球员么中毒太深了。为了斯芬克斯老爹,他们可以自己选择去送死。

    就是这一点,让艾尔伯特心里非常之不爽。

    穆特呢?艾尔伯特突然惊觉一件事,于是转过去去查看猫人少年穆特的状况。

    "呼。"刚刚把隔热手套摘下来的猫人少年正对着自己的双手在呵气。

    "你没事吧?"艾尔伯特于是关心地问。

    "没,没事,手指有点冻僵了而已。"猫人少年回答道,继续对着自己的手呵了几下。他刚才一直带着隔热手套和对手抢球,虽然抢球的过程之中只是间接的接触到了玻色凝聚态的寒冷,而且还有隔热手套的保护,但一部分的冷气似乎还是透过球的表面,再透过隔热手套,侵蚀到了猫人少年的指尖。穆特的小猫爪子上米分红色的肉球被冻的有点呈青紫色的,而且肿胀起来了。

    "从什喵时候开始的?"看到这个,艾尔伯特不禁激动地瞪大了眼睛:"从最初抢球起就觉得手指冻得疼痛喵?所以,你一直在忍耐着?"

    "没这事。刚开始什么都感觉不到,我都不知道手指被冻伤了呢。而且这也不算十分严重吧?"猫人少年又对自己的小手掌呵了口气:"噫,有点针扎的刺痛。"

    "嗯------"青筋开始从艾尔伯特的额角冒出:"没错,你在比赛中途对这事毫无知觉,比赛完了才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冻伤。很好。"

    "但这是真的"猫人少年嘀咕道。

    "行了,不用说了。"艾尔伯特打断道。他知道继续和穆特说下去也没有用,穆特肯定会矢口否认吧。

    为了斯芬克斯老爹,这种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

    与此同时,运送队员们的货车也停下了,估计是到达了港口的沙船前。

    "好吧,大家快回到沙船里去。搬运伤员们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希洛玛队长吩咐道。

    压制着自己的满腔怒火,艾尔伯特跟着其他队员下了车。然后他再也无法忍受,脾气突然爆发:"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我我得走了。"

    希洛玛皱了皱眉:"什么?你打算从这里一个人回去埃及?"

    "对。"艾尔伯特阴沉着脸看着希洛玛队长:"不用等我,你们自己坐沙船回去埃及吧。我不能再和你们待在一起了,再继续待在一起的话我估计会吐。"

    "你这是为什么------"狐狼人雷德利奇刚想劝止艾尔伯特。

    "闭嘴,我不想听。"艾尔伯特怒道。

    言语其实并没有办法表达艾尔伯特此刻心里的愤怒和憋屈。但要是不用他那笨拙的嘴巴把该说的话说出来的话,他估计无法释怀吧。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让我恶心。你们是一群只要能够赢得比赛,就可以牺牲一切的疯子们。你们是一群只要能够报答斯芬克斯老爹,就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牺牲的疯子们。舍身报恩,似乎是很高尚的行为,但我仍然无法认同。

    所以,我和你们没有什喵好说的,就这样吧,再见。"

    "艾尔伯特先生"

    "醒醒吧。斯芬克斯只是把你当作一颗随时可以牺牲掉的棋子。"艾尔伯特没有听穆特的劝止,反而回了一句道:"你可以为他而死。但即使你死了,估计他也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吧。

    我不管你以前曾经经历过什喵,也不管他给过你有多大的恩惠。我只知道,不管是多大的恩惠,都不值得你把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白送掉。

    ------你要好好珍惜自己啊,小笨蛋。"

    说完,艾尔伯特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从五十一军事禁区的外墙,沿着一望无际的沙漠走去。

    没错,对于艾尔伯特而言,斯芬克斯队里其他的球员,他根本不在乎。但穆特又是另一回事。撇除穆特可能是鲁夫的兄弟这点不说,即使穆特和鲁夫毫无血缘关系,艾尔伯特和穆特之间的羁绊也已经太深,他无法忍受看着猫人少年就这样去送死而无动于衷。

    穆特的性命是他自己的,他要去送死,还是要苟活,都只能看穆特自己的意思去办,艾尔伯特根本没有办法去改变猫人少年的想法吧。

    他能做的,只是在这里,和斯芬克斯队的人争执,责问他们。他以为这样就能让穆特反思。

    下一次,或许,穆特想为斯芬克斯队的胜利牺牲自己的时候,这名愚蠢的猫人少年,会因为艾尔伯特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多犹豫一秒吧。

    "等等,别这样------"艾尔伯特还没有走远,从发愣之中恢复过来的穆特刚想去追。

    "别追。"狐狼人雷德利奇却阻止道:"既然理念不同,我们也没有办法强迫他去接受。你就让他自己冷静一下吧。"

    "可是!"

    "你跟着去又有什么用?劝他回来吗?让他认同我们的做法吗?没有用的。"

    唯独这一句,猫人少年无法反驳。有些矛盾永远无法调解。

    雷德利奇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现在外面都是什么形势,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你们两个的人头都被我们的对手盯上了,他们时刻想取你们的性命。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他或许还能照顾好自己。但如果你也跟着去,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会成为他的负担。"

    "但、但我也不能就这样让他在安哥拉的国境线上游荡啊?!"穆特急道:"要是他被刺客们袭击的话,该怎么办?他还有伤在身啊!"

    "他会没事的。"希洛玛淡然说道,似乎已经有了别的打算。

    与此同时,已经在军事基地外面走远了的艾尔伯特,远远看到了一群人的身影。因为格外显眼,那群人之中的一个高大的身影,艾尔伯特轻易地认出来了。

    那人正是斯芬克斯老爹在商业上的死对头,黑帮老大赛特。www.123danme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