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 捕陷之于湖光 (二十)

    第1951章捕陷之于湖光(二十)

    与此同时,爱丁伯尔格的某处。看好﹃看的"_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ξ要‖耽美』网

    呼呼的风声从丹尼尔的脸颊旁长啸而过,铁骑在交战之中一部分挡风玻璃损毁了,因此它并不能很好地挡住迎面而来的狂风,特别是在它以高速飞行的时候,这种狂风越发放肆。

    感觉到自己的一边脸都快要被气流打肿,丹尼尔用一个别扭的姿势躲避着狂风,脑袋歪到一边去,让铁骑上剩下的那部分挡风玻璃遮住他大半张脸。而他身后------又或者说是他乘坐的铁骑的后面------有另一台铁骑在追赶。对方满怀杀意而来,不断地朝丹尼尔的铁骑开火。一阵突突突的炮击声之中,数十枚光弹组成的弹幕,已经从后面赶上并上下左右包围了丹尼尔。

    黑铁骑士少年于是一扭操纵杆,试图用精细的操作躲开这密集的弹雨。然而这样做还是很有难度的,毕竟他的操作熟练度本就不高,驾驶的铁骑如同醉酒老汉,几下晃动之下,铁骑的左喷射引擎不出所料地中弹!

    "呜嗯!"丹尼尔闷哼了一声,继续扭动操纵杆,试图稳住机身。他利用机身本身的惯性、以及倾斜机身之后重心的转移,好不容易让失去一个引擎的铁骑稍微稳定下来了。然而他的危急远远未有结束,他身后追逐而来的敌人可不会因为他的铁骑中弹而停止攻击!刚好相反,他身后的敌人正打算给丹尼尔致命一击,终结他的性命!对方已经高速接近,开火射出更多更密集的光弹,朝丹尼尔背后呼啸而来!

    铁骑的状态本来就不佳,丹尼尔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驾驶这种半坏的铁骑逃过这次危急了,于是他------

    划!黑铁骑士少年从铁骑的机械臂中抽出大功率对舰光子军刀,迎着背后对手的猛攻,一刀挥过去!

    只有液压机械臂的支持下,人类的血肉之躯才能正常挥舞这种无比沉重而巨大的光子军刀。也正因为它的输出和威力是如此之大,作为骑乘战的最后杀手锏,也作为铁骑最强力的装备,这光子军刀可谓是专为破釜沉舟式的接近战专用装备!只有在和敌人无比接近,又或者弹雨密集得无法完全防御的情况下,骑士才会动用这种光子军刀来逆转战斗的形势,试图找出一个突破点!

    咚咚咚咚咚!!正面主要的着弹点都被丹尼尔用大功率光束军刀给挡下来了,尽管铁骑其他无关紧要的部分还是被光弹击中,让他的铁骑马上变得破破烂烂的!然而这也正是丹尼尔反攻的瞬间,他在使用光束军刀的同时就停止了铁骑的引擎,而他的对手却丝毫没有减慢速度,朝着丹尼尔的铁骑撞过来!他的对手从一开始就以为丹尼尔会不减速继续逃跑的,根本就没想到丹尼尔会用这种近乎是自杀的方式和他拉近距离吧!

    七码,六码,五码!铁骑的飞行速度本来就很快,从光子军刀有效攻击的距离外拉近到距离内,仅仅是十分之一秒的事情。丹尼尔看到对方的铁骑已经落入他的掌心了,便丝毫没有犹豫地举剑劈了过去!

    "嗯!"对方也赶紧抽出铁骑上的光子军刀,和丹尼尔对剑!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啪啦!!巨大的光子军刀把对手的铁骑劈烂!对手驾驶着的,高速撞过来尚未彻底一分为二的铁骑,则凶狠地撞击在丹尼尔的铁骑上,两台损毁严重的铁骑因为冲撞而导致光子爆炸引擎超载,瞬间引发了强烈的爆炸!

    轰隆!------------------------------

    巨大的白色闪光在天际蔓延,高热把铁骑附近的一切全部化成蒸汽!

    [你死了]。

    系统面板上出现了红色的字符提示。

    "呃啊!"丹尼尔被系统从模拟的场景之中一下踢出,他喘着粗气,摘下原本盖在他脑门上的视觉头盔。

    刚才的战斗仿佛只是一场梦,却是一场极其真实的梦。那是大不列颠的战斗模拟系统虚拟出来的场景,而且这次的界面是专为骑乘战而准备的,用于训练那些需要使用铁骑上阵的骑士。

    "简直难以置信!"他身旁另一张长椅上,一名教官也摘下视觉头盔,满脸通红的他露出一脸的愤怒。

    无需多言,他对丹尼尔这种操作极其不满意:"你是疯子吗?铁骑的操作一塌糊涂也就算了,铁骑在受到严重创伤的时候不想办法逃离战场,反而和敌人拼命,导致两败俱伤?!你想死吗,小子?你死了也就算了,大不列颠无非是损失了一名蹩脚的骑士而已。但你知道大不列颠一台铁骑造价有多高吗?!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把铁骑当成炸弹使用来和敌人同归于尽,这个国家不用多久就会破产啊!"

    "呃对不起"丹尼尔没有办法回应半句,刚才确实是他不好,他一时头脑发热,竟然想出了几乎会和对手同归于尽的高风险战法。应该说他一开始以为光子军刀是可以把对手的铁骑完全切开,切成两半的铁骑应该直接坠落,而不是撞过来引发爆炸的。但事实证明他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那种电影里才会有的桥段,又怎么可能会在现实之中发生------即使在模拟系统之中也不可能发生。

    "算了!"教官气得七窍生烟,却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或许他以前就教过不少像丹尼尔这样胡作非为的学生了,他已经学会了忍耐:"今晚的训练就到这里吧。休息一下,明天五点钟开始下一场训练。"

    "五点钟过来?!"丹尼尔不禁嘀咕道:"这样真的行吗?我明天的驾照考试好像是在早上九点钟------"

    "手感这种东西是随着心态一起变化的。你心态都崩坏了,现在继续练下去也没有半点用处,还是回家去好好睡一觉,收拾心情再过来吧。"教官点了一根烟,自顾吸起来:"至少你已经掌握了铁骑的大致操作。明天再把战斗的部分补充完整,应该勉勉强强来得及为驾照考试做完准备。"

    丹尼尔的额角冒出一滴冷汗,露出充满疑惑的沉默。

    "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我也该下班去了。"教官不负责任地说:"我肯明天一大早过来指导你,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可是,考试的场地在伦敦那边,明天五点钟练习到什么时候?七点吗?这样的话从爱丁伯尔格赶过去伦敦,时间上恐怕------"

    "那种小事你完全用不着担心。"教官咧嘴一笑,眯起一只眼:"爱丁伯尔格这边刚好把新的传送装置做好了,虽然还没有通电实用。使用那个的话一瞬间就能把你传送回伦敦。明天你就当第www.123danme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