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被欺负了

    阴天如此,都是拜孟天航所赐。

    而且,孟天航的所作所为,也是让阴天极为不齿!

    身为先天顶峰的古武者,却做这绑架人的事,实在是太掉份,太没有原则性了。

    所以,孟天航被废,阴天心头上实在是舒畅的很。这就跟念头通达了一般,连自身的伤势,阴天仿佛都不是特别在意了。

    “行了,坐下,我帮你治疗一番!”古帆虽然晋级到了练气第十层,诞生了灵识,但还没来得及去修炼学习仙医第三针,所以现在还只能依靠仙医第二针来为阴天治疗。

    效果上,自然比不上仙医第三针,但相比以前,在治疗效果上倒是也有所增强。毕竟现在灵力增强了,灵识也诞生了,一些细节上把控的会更加到位。

    “主人,我这是真正的心头舒畅!像孟天航那样的人,就不能让他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一旦这样的人拥有了强大的力量,这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一种危害。可笑特勤局完全不在意这些,还想着招揽!按照我的意思,宁缺毋滥!”现在就剩下了阴天跟古帆,阴天也就自然改换成了‘主人’的称呼。

    “这样的人,是应该有这样的报应。不过,你还不知道,其实孟天航如此做,完全是因为魔教!”古帆简单把事情的缘由说了一番。当然,手中的动作一点也没停顿的意思。在仙医第二针的大阵之下,一股一股的仙医灵力进入阴天体内,修复者阴天的伤势。

    “魔教,当真可恶!”阴天听了大吃一惊,狠狠的说道。

    “我随后会去找魔教,救回师姐的。”古帆叮嘱的说道:“别激动,要不影响治疗效果!”

    “主人,魔教远在东南亚,上次审问三魔使后,你也应该知道魔教在那边是如何的根深蒂固,也跟周边的一些势力保持着亲密的联系。这次,怕是龙潭虎穴啊!”阴天沉声的说道。

    “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闯一闯!”古帆沉声的说道:“师姐,不得不救!”

    “我没说不能救,我的意思是,您不如先把我治疗好,让我陪着你一起去。不管怎么样,我都能帮到主人你不少!”阴天认真的说道。

    古帆废了孟天航,自然能证明古帆的强大。

    但是,考虑到这都是符箓的缘故,古帆本身实力还不强大,阴天就怎么也不能放心。

    “你这伤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好的。”古帆摇头说道:“我等不到你伤好后再行动!”

    “主人……”

    “不用多说了!”古帆摇摇头。

    一个小时后,古帆结束了给阴天的治疗。然后写出了一个药方。

    “我相信你们阴煞门肯定有着不少的好药材。该用的都用上,现在不是节省的时候。尽早的调理好!”古帆说道:“我去看看其它人,都是因为我受伤,我必须要负责把他们治疗好!”

    “嗯!”阴天点头,他也知道自己伤的很重,不用点好药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古帆随后马不停蹄的迅速去看看阴煞门的其它长老。

    上次跟阴天前往的有足足五位长老。全都是筑基初期的层次。

    有四位伤的都不算重,比阴天还要轻很多。古帆针灸过后,开了药方,只需要静养一段时日,再加上古帆后续的治疗,都能够康复。

    只是最后一位,让古帆也感觉极为棘手。

    他其它伤势倒是没什么所谓,只是丹田受到了重创,道阶都崩溃了!

    除了还有一点真灵未散之外,基本上成为了废人!

    “古门主,是不是没治了?”此人名叫阴仇,他好像对自己的情况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所以看到古帆皱眉的样子,反而不怎么难过。

    估摸着在受伤的这段时间,已经过了那种伤心期,变的接受这一切了。

    “你恨不恨我?”古帆看着阴仇问道。

    “古门主说笑了,我怎么会恨你呢,这是掌门的命令,我岂能不听?而且,掌门说了,您身上有着我们阴煞门前所未有的希望。而掌门的晋级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阴仇笑着说道:“只要阴煞门能越来越好,我的个人得失算不上什么!”

    “那你恨你掌门吗?毕竟如果不是你们掌门的命令,你也不会遭受如此劫难!”古帆看着阴仇继续问道。

    “先前是有点埋怨的。就在感觉自己彻底废掉的时候。但后来我想明白了……他是掌门,他的任何决定都是我们必须听从的。因为这就是阴煞门的根基。如果谁都首先从个人得失来考虑问题,阴煞门也就不是阴煞门了!”阴仇认真的说道。

    古帆看着阴仇,认真的说道:“给我点时间,我让你痊愈!”

    “我,我还能好起来?”阴仇脸上满都是不可思议。

    “可以!”古帆说道:“我先给你开个药方,你按照这个药方调理。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做一些准备。我一定帮你痊愈!”

    阴仇满脸惊喜的说道:“多谢,多谢古门主!”

    他不怀疑古帆的话,仙医门是做什么的他非常清楚。而古帆做为仙医门门主,说出这番话来,应该不是无的放矢。

    再说,古帆也不用如此来欺骗他。

    “你这果是我种下的因,怎么能轮到你来说谢谢?”古帆笑着说道:“这个药方你拿着,让下面的人帮你好好梳理。放松心情,等我准备好为你治疗!”

    “好!”阴仇满怀希望的点头。

    告别了阴仇,古帆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狠狠的拍拍自己的脸蛋,古帆微微笑了笑嘀咕说道:“也应该给自己找点有挑战的事情做了!”

    治疗阴仇,可不像古帆所说的那么简单,实际上非常非常困难。

    只是,看到阴仇那般模样,古帆岂能不救?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不过,阴煞门这边都走了一遍,暂时他们的伤情都会得到改善和好转,等古帆忙完魔教的事情,再来彻底治疗。

    刚想去找无邪跟无量,问问两人准备的怎么样了,突然接到了陈佳欣的电话。

    “欣欣!”古帆估摸着陈佳欣现在应该回到家才没多长时间,才分开多久啊,就又打来电话了。

    “古帆哥哥!”只是,陈佳欣传递而来的却是哭泣的声音。

    “怎么了啊!”古帆一惊,怎么还哭上了?才分开这么点时间,不至于想的都哭了吧?哥的魅力貌似还没到这种程度。

    “古帆哥哥,妈妈,妈妈……”陈佳欣继续哽咽。

    “你先别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古帆皱眉的问道,语气也不自觉的严厉了起来。

    “妈妈生病了!”陈佳欣深吸一口气,终于不哽咽了。

    “生病了?很严重?”古帆皱眉问道。

    “唉呀,反正你快来看看吧!”陈佳欣焦急的说道。

    “好好好,我马上就过去!”古帆挂了电话,暂时把无邪跟无量的时间稍稍推后一些,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赶往陈佳欣家里。

    到了之后,陈佳欣给开的门,小妮子眼睛还红红的。

    “古帆哥哥!”陈佳欣看到古帆,一下子扑到古帆怀里。

    “到底怎么了啊!”古帆无奈,貌似陈佳欣不像如此脆弱的样子啊,而且,这关心自己母亲的样子,也跟陈佳欣心中对陈婉清的感觉有点差别吧?

    “妈妈生病了,被人欺负了!”陈佳欣又忍不住要哽咽了。

    “啊?”古帆满脸震惊,这被人欺负了是怎么个意思?难道是……

    “带我去看看陈姐!”古帆看陈佳欣完全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皱眉的说道。

    “哦!”陈佳欣马上前面带路。

    古帆来过陈婉清的房间,自然知道在什么位置。只是没有陈佳欣带路,他怎么也不能随随便便进去。毕竟男女有别。

    陈婉清趟在床上,看上去憔悴了不是一星半点。跟先前见到的那个明艳惊人的陈婉清可谓是差别巨大。

    现在陈婉清睡着了,只是哪怕睡着了,她的眉头也在紧皱着。

    古帆看了看陈佳欣,也没客气,直接上前,轻轻捏住陈婉清的手腕,为她号脉!

    只是刚接触到陈婉清的手腕,陈婉清就条件发射一般的甩开,然后睁开了眼睛。

    “古帆!”陈婉清惊讶的看着古帆,然后又看到了陈佳欣,惊喜的说道:“欣欣,你回来了!”

    古帆在陈婉清刚刚苏醒的瞬间,看到了她眼睛中的慌乱。

    而且,陈佳欣回来,陈婉清还不知道?那么陈佳欣是怎么知道陈婉清被欺负了?

    “妈!”陈佳欣连忙过去,眼睛通红的说道:“小兰姐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傻丫头,哭什么哭,乖,不哭!”陈婉清微微变色,然后宠溺的摸了摸陈佳欣的头。

    “陈姐,听欣欣说你生病了,我来帮你切切脉象!”古帆轻声说道。

    “妈,古帆是医生,并且是神医!让他帮您看看吧!”陈佳欣轻声说道。

    陈婉清诧异的看着古帆,她是真不知道古帆还是个医生。

    不过,惊讶归惊讶,她还是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她相信陈佳欣!

    而且,让陈婉清特别欣慰的是,她能够感觉的到陈佳欣的成熟,跟着古帆出去了这么些天,她感觉陈佳欣真的算长大了。

    想到这个,陈婉清顿时感觉这段时间的遭遇也都不算什么了。天大地大,女儿最大,一切的一切在女儿跟前都要靠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