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公开

    古帆已经有点无语了。

    看着笑眯眯的叶祖明和眼睛一眨也不眨一下看着自己的叶静。

    古帆真想大声的说:我反对!什么婚约,我不承认!

    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最终古帆心中哀叹一声,默不作声的来了个默认。

    而瞬间,一些目光变的更凌厉了。

    或者,他们在等古帆否认?哪怕叶祖明说了,古帆反对,他们也有希望!

    但现在古帆玩了个默认,他们这仅有的一点侥幸也不存在了。

    自然更怒了。

    “太爷爷!”叶静脸色绯红,跺脚的看着叶祖明,一副娇羞无限的样子。

    配合上叶静本有的气质,这瞬间,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连古帆也不得不承认,叶静在外表上来看,真的堪称完美,对任何男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但古帆就是过不了自己心中那道坎!

    实力让她满意婚约就存在,实力不让她满意婚约就不存在。

    每每想到这一点,古帆总没办法释怀。

    “哈哈哈,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这种事情,应该咱们私底下来商议的!”叶祖明哈哈大笑的说道。

    只是,他心中却在哀叹。

    如此坐实跟古帆的婚约,古帆这边跑不掉是真的。

    但眼前貌似也有着很多麻烦啊!

    静儿,你想没想过……会有人不服气啊!

    “古帆,这种事情咱们私底下再商议。你还是先快去休息休息吧!”叶祖明笑着说道。

    “嗯,师叔,那弟子先行告退了!”古帆抱拳,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古帆实在不想提及任何一点有关婚约的东西。

    婚约,婚约,这两个字现在已经让古帆有点过分的敏感了。

    “等等!”就在古帆要下台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一个人影凌空飞渡而来,最终站在了比斗台上。

    古帆看过去,这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子,长相有点偏俊美的方向多一些,身上有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身材也是高挑,身穿一身青色长袍,整体形象上,完全可以用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来形容了。

    “这位兄台有事?”古帆微微抱拳问道。

    “在下归元宗陈元志见过古门主!”陈元志抱拳,然后微微躬身。

    这是应有的礼节,因为仙医门跟归元宗是等同的存在,仙医门门主自然也相当于跟归元宗宗主一个位置!

    而身为归元宗弟子,陈元志跟古帆在身份上自然有着差别。

    见面的时候,必须要给予古帆尊重。

    这是江湖中必要的礼节。

    陈元志见礼之后,然后不等古帆说话,就开口说道:“古门主跟静仙子有婚约?”

    “有!”古帆想来个否认的,但想了想,还是承认了。

    叶祖明在这么多人跟前都已经说了,他现在否认有用吗?

    “陈某有个不情之请!”陈元志神色严肃,语气认真。

    “请讲!”古帆基本上已经猜测到这陈元志要做什么了。

    心中无奈的叹气,这就是红颜祸水吗?可我没想着要这种红颜啊。

    “请你跟静仙子解除婚约!”陈元志沉声的说道。

    归元宗这次来的人不少,但都是年轻一辈。

    而他就是领头的,所以现在陈元志如此‘胡闹’,归元宗中根本没人能阻止。

    古帆真想大吼一声,我也真想解除婚约啊!

    但是……

    我不能!

    特别不能被你威胁一下,就解除了婚约。

    这关乎到整个仙医门的脸面问题好不好。

    陈元志啊陈元志,你现在如此场合询问我这个问题,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这跟你没关系吧!”古帆严肃了起来。

    “怎么跟我没关系,你不配拥有静仙子!”陈元志沉声的说道。

    “陈元志!我跟谁有婚约,关你什么事?我跟你有关系吗?别多管闲事!”叶静开口了,声音冷冽,一点面子也不给陈元志留。

    “静仙子,我喜欢你,那么我就绝对不允许人别人跟你确定关系!”陈元志看着叶静,眼神柔和,声音柔和,一切都变的柔和起来,只是态度跟柔和完全不沾边。

    “你这人好不讲道理!”叶静怒声说道。

    “静仙子!陈兄也是性情中人,不过,以我看,也是如此,静仙子的终生大事,还是仔细考虑一下的好!”此时,又有人站了出来。

    此人怎么出现在台上的,很多年轻人根本就没看清楚。

    他们好像感觉陈元志身边原本就有着这样一个人似得,很诡异的感觉。

    此人跟陈元志年龄相仿,只是跟陈元志有点小帅气,显得风度翩翩不同。

    他看上去非常的粗狂健壮,皮肤也显得很黝黑,整体看上去给人一种爽朗大汉的形象。

    “吕光荣!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你在威胁我吗?”叶静怒声的说道。

    “静仙子息怒,我的心如何,静仙子一清二楚,我又岂会威胁静仙子?”吕光荣笑着说道。

    接着看向了古帆,说道:“在下吕家吕光荣,见过古门主!还请古门主能够远离静仙子,吕某感激不尽!”

    古帆突然感觉很好笑。

    好笑的不是自己那么厌恶的叶静,在江湖上竟然那么抢手。

    好笑的是,竟然有人为了让自己还有机会得到静仙子,竟然威胁起其它跟叶静走的近的人……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态啊。

    反正古帆是完全理解不了。

    “陈元志、吕光荣,你们听着,古帆跟我有婚约,他注定了是我叶静的男人,而且,我对他非常非常满意,你们别再胡搅蛮缠!”叶静高声的说道。

    其实这一幕,叶静早就想到了。

    让叶祖明公开跟古帆的婚约,可不仅仅只是让江湖上都知道有着这一道婚约的存在。

    而是像现在这般,说出这番话,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古帆……

    哪怕先前我的方式让你误会了,但现在的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也真心要做你的女人,所以,你快快的答应我吧。

    不得不说,叶静在遇到对的人之时,跟别的女人还真有着很大的不同,她勇敢,主动,知道主动的去争取。

    这个主动,甚至到了费尽心思的程度。

    陈元志和吕光荣看着那么认真,那么生气的叶静。

    两人脸色都暗淡了下来。

    然后,两人近乎是同时的看向了古帆,眼神中,已经不仅仅只是不善了。

    得不到心爱的女人,那其它的还有什么意思?

    两个陷入到感情旋窝,也跟普通人一样,有点走不出来的感觉。

    这跟他们在各自宗门、家族中的地位和他们自身的修炼天赋可谓是完全不相符。

    看来,一个人修炼资质好不好,出身好不好,完全跟是不是一个感情自如的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还请你们自重一些!”古帆脸上闪过一抹苦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果不其然,叶静除了给自己带来麻烦之外,貌似就没有其它的了。

    “刚才看古门主大战龙虎山,陈某实在是手痒的很,还请赐教!”陈元志也不废话什么的了,直接叫战了。

    “古门主,让我死心如何?”吕光荣更直接。

    但目的都是相同的,都想狠狠的虐古帆一顿。

    他们也有着这样的自信。

    哪怕古帆先前表现的很厉害,他们也有着这样的自信。

    因为他们是天才!

    陈元志已经接近筑基中期,而吕光荣也已经接近了先天中期……两位都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以他们的层次,碾压古帆的自信还是有的。

    哪怕古帆有飞剑!

    “你们真的打算跟我动手!”古帆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手中突然就多出了两张符箓。

    然后陈元志和吕光荣都有点傻眼了。

    符箓!

    他们想到了很多,飞剑都想到了,但偏偏没想到符箓!

    这才是古帆手中真正的大杀器啊。

    这可是废掉孟天航的符箓,也是能够当得下张洪浩的符箓啊!

    两人面对这种符箓,跟小虾米有什么区别?

    “你……”陈元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难道告诉古帆不要用符箓?

    吕光荣干脆不说话了,现在应该考虑怎么下台的问题。

    “我什么我,这符箓用了后,我可没办法控制力度。你们真想好要跟我切磋切磋了吗?”

    “如果还没想好,那就给我滚下去!”

    “我跟叶静有婚约,这是我师父定下来的。”

    “我要不要她,跟她走到哪一步,只取决于我自己!”

    “任何人,都不能用任何理由插手其中!”

    “这次我给你们归元宗、吕家一个面子,再有下次,我肯定不会留手!”

    “纵然你们两家长辈在此,也会赞同我的话!”

    古帆冷冽的说道。

    甭管内心对叶静如何,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那古帆也不能任由别人拿捏。

    我的女人,哪怕现在只是名义上的女人,任何人也都不能染指。

    在江湖上混,不强硬一下,古帆发现完全不行。

    说到底,这还是一个讲究实力的地方啊。

    谁的实力强,谁就能硬气。

    陈元志和吕光荣脸色都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古帆突然如此强硬,让他们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而且,现在一个不好就要送命啊!

    还是,还是理智点吧。

    所以,陈元志和吕光荣连场面话都没撂下,直接灰溜溜的下台了。

    跟他们上台的时候相比,这风姿完全同日而语啊!

    自己伸出脸找打,这又怪得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