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非独一家

    古帆的不承认,打乱了魂飞的计划。

    同时,也让他怒火飙升。

    断魂谷是不经常出现在江湖当中,但是,断魂谷在江湖上的威慑力,名声如何?

    说实在话,哪怕是特勤局,对断魂谷的人也要忌惮那么三分,没有万不得已的情况,断然不可能跟断魂谷彻底的对上。

    但现在,古帆却如此的针锋相对。

    这让魂飞感觉古帆压根就没把断魂谷放在眼里,这是对断魂谷**裸的蔑视。

    如此情况下,他岂能不怒?

    怒火飙升之下,魂飞说话自然也就不怎么客气了,阴冷的说道:“古门主如此说可就没意思了!”

    “魂飞长老,没意思的是你们吧?古魂本是我仙医门弟子,你们硬要说是你们断魂谷弟子!”

    “现在却还说我没意思!”

    “我倒是想问问魂飞长老,你们当我好欺负吗?”

    魂飞吓不住古帆,怒?谁不会怒?你怒,我可以比你更怒。

    反正古魂是断魂谷魂老这一点,古帆是不会承认的。

    “古门主,我且问你!他,可是在遗迹中出现在你身边的,而你进入遗迹的时候,却并不在你身边!”

    “我再问你,此人可是擅长精神秘法,一切的一切,都跟我断魂谷传承如出一辙?”

    “我还想问,此人,为什么名字中带有一个‘魂’字?”

    “我更想问,古门主可愿意让我等近距离的探视一下此人?我断魂谷有着一种改变容貌的秘法!但只需要稍稍查看,就能还原真正的容貌!”

    “古门主,可敢?”

    “如果是我们误会了古门主,我们断魂谷可以向整个江湖通告我们断魂谷的歉意,并且给足古门主补偿!”

    魂飞不断的咄咄逼人,一个一个问题,不断的冒出来。

    每一个问题,都直指一个一个可疑之点。

    但古帆听了……

    这担心反倒是降低了不少。

    因为,魂飞没有任何一点点确切的证据。

    他们只是怀疑而已。

    别管这种怀疑笃定到了何种程度。没切实的证据,就是没切实的证据。

    “魂飞长老!别跟我说敢不敢!”

    “你无端端的上来如此质问于我!岂知这本就是对我最大的挑衅?”

    “你以为我稀罕你们断魂谷的道歉和补偿吗?”

    古帆沉声的说道。

    回答魂飞的问题这也是需要技巧的。

    你越着急解释,这不越是让人家的怀疑更笃定吗?

    所以,古帆必须要营造一些气氛。

    其实古帆现在实力占优!

    足足五位顶级修士外加上他!

    而断魂谷只有三位顶级修士,哪怕断魂谷的精神秘法非常特别诡异。

    但古帆还是有信心把他们斩杀于此。

    只是,斩杀之后呢?

    断魂谷的反扑必定激烈!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这个选择选项必须是灰色的。

    魂飞皱眉,也清楚愤怒解决不了问题。

    如果断魂谷能碾压古帆的话,一切都好说。

    管你答应不答应,我拳头大,你就必须听我的。

    但古帆现在的实力,周围围绕在他身周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

    断魂谷别说碾压了,如果真的对上,反而是断魂谷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巨大……

    所以,断魂谷这才想着,尽量用温和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哪怕古帆死不承认让他们完全没想到。

    也不能太过愤怒。

    越愤怒,反而对解决问题帮助不大。

    “古门主,我知道是我们唐突了。”

    “在不能有切实证据的情况之下,就如此质疑!”

    “但还请理解我们失去一位顶级修士的心情,还希望古门主能给我们一次机会!”

    魂飞确实冷静了下来,甚至瞬间能够把姿态给拉低。

    “我理解你们,谁理解我?”古帆冷声说道。

    魂飞皱眉……

    他都如此低姿态了,古帆还是不能稍稍让步吗?

    还是说,先前他所说的问题,其实古帆压根就没办法给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古门主!”魂飞还想说。

    但古帆却摆摆手说道:“断魂谷,声名赫赫……我其实也不想跟你们断魂谷有什么不愉快!”

    “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但请你们记住,得到答案后,如果再敢有任何纠缠。那咱们就没什么好谈了!”

    魂飞心中大喜,沉声说道:“如果非我们所想,我们必定给古门主一个满意的交待。”

    “好!那我就让你们心服口服!”

    “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进入遗迹的时候,古魂确实不在身边!”

    “但这是我刻意安排的!”

    “他在暗处,我在明处!”

    “当时龙虎山对我虎视眈眈,不怀好意,我留一些手段,可曾正常?”

    古帆沉声的说道。

    魂飞皱眉,然后点头说道“正常!”

    “那好,我再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你说古魂擅长精神秘法,而貌似来自你们断魂谷一脉!那么,我想问问魂飞长老,你们断魂谷的传承,可是唯一?”

    古帆冷峻的问道。

    魂飞有点不明白古帆的意思,这个问题相比第一个问题可是杀手锏,是拿死古帆的一个关键点。

    他不相信古帆连这一点都能破解。

    “我断魂谷传承,自然是独一无二的!”魂飞可以肯定,甭管什么时候,断魂谷的传承都没有外传过。

    在这方面,断魂谷的控制非常严格,不允许出现任何情况下的外泄。

    精神秘法,这可是断魂谷的根本。

    “哼,那你听好了!”古帆冷哼一声,然后说道:“魂之海,初本之初,玄明鉴别,奥思断言……固魂冲霄,晨铭渊傲……”

    古帆的话,不仅仅让魂飞浑身颤抖,就连其它两位顶级修士,也都是浑身颤抖,满面骇然。

    因为古帆所背诵的,正是他们断魂谷的根本典籍。

    而且,古帆还不是只会一小段。

    从跳跃的程度上来看,他们很快就分辨的出来,古帆手中,有着完整版本的断魂谷典籍!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魂飞三人完全没办法相信这一切,真的没办法相信。

    断魂谷的典籍,怎么可能流传在外。并且还是完整的典籍,这就更不可能了。

    古帆停止了背诵,看着魂飞三人沉声的说道:“如此,你们可满意?当真以为我们仙医门没有这方面的传承吗?”

    “只是因为我们仙医门一直好像都是一代单传,所以不仙山不露水而已!”

    魂飞三人无言以对!

    仙医门拥有断魂谷完整的传承典籍。

    那么,仙医门拥有带有断魂谷痕迹的顶级修士,这也纯属正常了。

    你们断魂谷能够用如此典籍培养出如此多的顶级修士,那么,我仙医门为什么就不能?

    不过,古帆还没打算放过他们!

    而是继续说道:“你们断魂谷,可曾拥有筑基期之后的典籍?金丹之魂,魂在混元,混元之量,天成圆……”

    魂飞三人又是浑身狂震。

    他们断魂谷,没有这个传承啊!

    算起来的话,断魂谷传承几千年,但崛起是在末法时代来临之后。

    也就是说,在末法时代之前,根本就没断魂谷的存在。

    而断魂谷得到的,也只是修炼到筑基层次的典籍而已。

    现在,古帆把金丹期的部分都拿了出来。

    先别说是不是真的如此吧,单单古帆表现出来的这些东西,已经让魂飞三人不得不信了。

    古帆心中暗笑……

    好险啊,幸好小爷有准备,既然你们没切实的证据,那就任由小爷来拿捏吧。

    这典籍,来自于哪里,自然不需要细说。

    自然来自于天辰子的记忆,仙医门怎么可能拥有断魂谷完整甚至超越的典籍呢?不可能!

    但天辰子就不同了。

    天辰子可是末法时代的时候江湖上最顶级高手的那个层次。

    为了冲击寂灭,博览群书,他所看过的典籍数不胜数。

    而这本有关修魂的修道典籍,他也看过。

    那么,古帆能背诵的出来,这也实在简单的很了。

    至于古帆最担心的古魂容貌的问题。

    在传音询问过古魂后,古帆就知道魂飞是诓骗他来着。

    古魂保证了,除非他愿意,或者直接把他打成灵力失控的状态,要不然没人能够解除他这种改变容貌的秘法。

    那么,魂飞的杀手锏,其实就是第二个问题!

    解决了这个问题,一切万事大吉!

    “现在,我来回答你们第三个问题!”古帆沉声的继续说道。

    “古门主,没这个必要了!”魂飞苦笑的打断了古帆。

    “哦,魂飞长老现在不怀疑我了?”古帆冷声的说道。

    被如此误会,甚至被逼着如此解释,‘暴露’出那么多的秘密。

    古帆现在心情不好,咄咄逼人,这才是正常的。

    古帆把一切都计算的清楚,断然不能再给他们任何一点点怀疑的可能性。

    古帆要一劳永逸的把断魂谷这方面的问题给解决掉。

    “古门主,对不起!”魂飞连同其它两位顶级修士,一起集体给古帆鞠躬。

    “哼!”古帆心情依然不好,冷哼回应。

    “我等必定回到宗门后,如实禀告上去,然后给古门主一个满意的交待!”魂飞充满歉意的说道。

    无端端的被人怀疑,质疑,换做是谁,都会愤怒。

    在他看来,古帆现在没有太过咄咄逼人,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

    已经让魂飞心头上有那么一些感激情绪诞生了。

    “你们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古帆沉声说道。

    “必定!必定!”魂飞连忙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