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信任

    空云大师是什么人?

    这是活到了成精之人,不管任何事情,做出决定的时候,方方面面的情况肯定都会有考虑到。

    而古帆不相信空云大师不会想到停止对幽冥的救治,古帆这边到底会有着怎么样的反应。

    他更应该清楚,古帆出手相助的核心关键点在哪里。

    不解决幽冥这边的问题,怕是根本不可能让古帆满意。

    “什么都瞒不住古施主!”空云大师笑眯眯的说道。

    “大师,其实我这个人很好相处,基本上可以把我的人分成三类,朋友、敌人和不相干的人!”

    “对敌人,我无情,对朋友,我热情,对不相干的人,我直接!”

    “所以,以后不管如何,遇到任何事,我都希望大师能够不拐弯抹角,如实相告!”

    古帆脸色严肃,甚至明摆着告诉龙云大师,你们现在正处于‘不相干的人’的范畴之内。

    警告空云大师千万千万别想着玩什么花样。

    空云大师微微摇摇头的笑了笑说道:“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呢!”

    “可以是朋友!”

    “但朋友必须坦诚!”

    “别人对朋友如何定义我关不着,但在我这里,这是核心条件!”

    古帆面容依然严肃,他必须要让空云大师明白,在幽冥的问题上,他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让步。

    甚至,容不得任何商量。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因为我如此安排,是建立在幽冥有更好归宿这个前提之下!”空云大师认真的说道。

    其实,如果古帆不如此追问的话,他也就到此为止了。

    从他如此算计上来看,古帆敏锐的察觉出来,并且警告,还用不相干的人来形容暗示,这都迫使他必须要把底牌翻出来。

    古帆微微点头,然后示意空云大师继续说。

    “我把幽冥交给师父!”空云大师脸上满是肃穆之色。

    古帆心中一动,空云大师的师父,那岂不是?

    “可是……”古帆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空云大师。

    “师父年龄大了,不宜动手。我甚至不愿意打扰他老人家!”

    “但我可以肯定,如果师父出手解救幽冥,成功的把握更大不说,时间也绝对不会太长!”

    “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古施主能否满意?”

    空云大师严肃的说道。

    如果不是秘境核心之处真的需要集中全部力量,空云大师还真的不打算这么做。

    他是真的真的不想麻烦师父!

    “谁出手,对我来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我希望大师不是在敷衍我!”

    古帆对空云大师的师父,是有尊敬,活佛嘛,活着的传奇!

    但同时,却也有自己的坚守。

    这份坚守,不会因为活佛出手而出现什么改变。

    他要的是幽冥恢复,只要这个结果能呈现,一切都好说,如果不能……那就要另说了。

    “结果肯定会让你满意!”空云大师沉声说道:“三个小时后开始行动,还请古施主做好准备!”

    “另外,我们先前的分配方案不做改变,如果古施主在前进当中能够给予更多的帮助,最多,我们可以把你的收益提升到分配的七成份额!”

    古帆看了看空云大师,笑着说道:“大师,祝我们合作愉快!其实……如果你们可以等一等或者愿意的话,我可以叫不少人前来帮忙。”

    “多谢古施主好意,不必了!”空云大师很干脆的拒绝了。

    让古帆知道秘境的存在,是因为最后一步绕不开古帆的帮忙。

    但其它人……空云大师根本就没做过这方面的考虑。

    他还没打算把秘境弄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那好吧!”古帆耸了耸肩膀。

    但就在空云大师要走的时候,古帆突然说道:“大师,能否让我看着幽冥被送过去?”

    不亲眼看着,古帆真的不能完全放心。

    再一个,如果能够借此机会,跟活佛见上一面的话,毫无疑问,这也是古帆极为期待的。

    传奇,这都会让人诞生好奇心的。

    古帆在这方面,也没什么例外。

    人,都是先俗人后超俗的。

    “有这个必要吗?出家人不打诳语!”空云大师转身,很认真的说道。

    “大师,你应该能明白和理解我的心情!”

    古帆对空云大师的认真无动于衷,潜在生气的样子,也当作没看见。

    自己的坚持,岂会因为别人态度上的变化而出现什么变动?

    没有坚守,也就没了原则,没了原则,那自己就不是自己了。

    “真要如此?”空云大师沉声问道。

    “必须如此!”古帆严肃点头。

    “好,跟我来吧!”空云大师再看了看古帆,这才开口说道。

    “多谢大师!”古帆微微笑了笑。

    但心头上已经有点阴郁了。

    空云大师既然已经做了安排,为什么不能让古帆亲眼所见?他就那么有信心,只凭他说的几句话,古帆就必须要无条件的相信?

    还是说,他本就在说谎?

    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

    骗别人可以,骗古帆……麻烦找个更好一点的借口。

    另外,古帆心中也多少有了个阴影。

    幽冥受伤在灵魂,救治也在灵魂,而古帆对幽冥的掌控,也在灵魂。

    那么,在救治当中,会不会被人做手脚?

    御兽决是很厉害,但不能说禅宗就没有类似的手段,万一被他们施展了这等手段,把幽冥给‘要’了去!

    到时候,古帆怎么办?

    古帆感觉,把一切希望都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实在有着太多的未知性了。

    不安全,不保险!

    空云大师没再跟古帆说话,只是在前面带路,而古帆也没说话的意思……

    但先前的表面融洽,都好像已经不在了。

    这只是一次各取所需的合作而已,真的只是合作而已。

    “师父!”空云大师七转八拐的,最终在一个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禅房前停了下来,面容恭敬,声音轻柔的呼喊了一声。

    “空云,何事?”禅房内传来医生苍老之声。

    “幽冥兽的主人,仙医门门主古施主不放心,刻意前来看看!”空云大师的声音还是很轻柔,身子微微前倾,看的出空云大师对禅房内的人,不是一般的尊敬。

    “古施主还是来了!”

    “让他进来吧!”

    禅房内苍老的声音稍稍一顿,然后说道。

    “古施主,请!”空云大师对古帆做了个手势。

    只是,却没要帮古帆推开禅房的任何意思。

    古帆把空云大师跟禅房中的对话都听的清楚,对刚才禅房内那句还是来了,很是敏感。

    内心中急速转动着各种念头,然后微微笑着,没再理睬空云大师,踏步向前,推开了禅房的门。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不用进去就看到一个老和尚盘坐在蒲团上,而在他的跟前,则是幽冥!

    古帆打量了一下这个老和尚,他看上去极为的普通,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好像他的生命,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但偏偏他的眼睛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深邃,充满了智慧的光芒,好像在这双眼睛之下,根本就没什么东西是他所看不透的。

    古帆就有种被瞬间看了个通透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古帆很不舒服。

    仙医灵力悄然的运转起来,这才让古帆感觉稍稍有了一些遮掩,不再感觉那么赤-裸-裸-的了。

    “古施主!多谢你的援手了!”老和尚笑眯眯的说道。

    “各取所需而已,你可有把握救回幽冥?”古帆沉声问道。

    “三天,三天之后,你可以看到初步成果!”老和尚很笃定的说道。

    “好!三天后我再来!”古帆转身就走。

    他只是想看看幽冥,再就是想看看活佛而已。

    现在都已经看到了……

    至于先前想跟活佛聊聊的心思,在活佛那般的注视之下,古帆已经没了兴趣。

    很多时候,古帆其实还是很情绪化的。

    当别人不礼貌的时候,真的很难得到古帆的礼貌回应!

    空云大师脸色难看!

    “师父!”在他看来,古帆极度的无礼。

    “空云,去吧!去拿到我们禅宗未来的希望!”活佛微微一笑,好像对古帆的反应丝毫也不在意。

    只是说了一句,然后就低头看向了幽冥,而在他低头的瞬间,禅房的门也被一双无形的手操控着直接关闭。

    “是,师父!”空云大师恭声的说着,然后慢慢的退走。

    很开,空云大师就追上了先行离开的古帆。

    “古施主,抱歉!”空云大师沉默了一会,这才开口说道。

    “空云大师,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没必要说抱歉!”

    “说直白点,你不放心我,我也不能完全相信你!”

    “这很正常!”

    “但是,我希望,在合作当中,能相互信任,我不想出现任何意外!”

    古帆沉声的说道,暗地里的警告,古帆是一刻不停的丢出去。

    “信任,必须信任!古施主准备准备,我们一会儿就行动!”空云大师深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

    古帆又耸了耸肩膀……

    信任?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

    就姑且相信空云大师吧,但古帆已经有了决定,三天后,必须要带幽冥离开,古帆宁愿想其它的办法,或者干脆看着幽冥再也醒不过来,也不想把幽冥再如此的完全交给别人了!

    古帆讨厌这种不在掌控当中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讨厌……

    p:上架了!今天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