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契合

    魂海临摹符纹,这是最难的一步,也被称之为是否能成为符师的一个分水岭。

    其实,这种临摹就相当于在魂海中形成符纹的种子,有了这些种子,才具备把这些符纹绘画到纸面上的可能。

    比如说古帆现在,知道这些一级符纹的形状,也能记忆的起每一点的细节。

    但在不临摹的前提下,让他去绘画,这根本画不出来。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都不可能绘画出来。

    因为这违背了天道!

    古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否把这些符纹临摹的出来。

    从仙医门符箓的传承上,古帆就发现,其实是有断代现象出现的。

    这就说明,有一些仙医门门主,是没有成为符师的。

    这种对符纹的临摹,起决定作用的是对道的契合。

    更契合道,那么,临摹就很轻松很简单,如果不那么契合,那就非常非常困难。

    哪怕成功了,以后的每一步也会走的很难很难。

    而且,注定不可能有成为高等级符师的可能性。

    从天辰子记忆中,古帆得知,就跟丹药的品阶一样,符箓也分九级!

    一级对应练气,二级对应筑基,三级对应金丹,往后依次是元婴、化神、寂灭!

    当然,寂灭之后还有什么层次,这就不得而知了。

    在天辰子的记忆中,也没有有关这方面的记忆。

    当然,这些东西距离古帆现在实在有点太过遥远,暂时不用去想。

    古帆临摹符纹,除了想拥有符箓,保护谢灵她们之外,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磨砺自己的神识。

    记载中说的很清楚,成为符师,对一个人的神识会有着诸多的好处。

    古帆现在的神识是很强,但哪怕已经超出了顶级修士太多太多,覆盖范围也不到方圆百米!

    对古帆来讲,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了。绝对不能满足。

    在练气和筑基这两个基础层面上,任何增加自己厚度的机会和办法,古帆都不打算放过。

    纷乱的思绪,只是在古帆脑海中稍稍转悠。

    在真正临摹第一个符纹的时候,古帆的心神完全沉侵在了其中。

    魂海中,魂力浩荡,这魂力就是神识之力!

    古帆操控神识之力,临摹符纹。

    哪怕对自己的资质非常有信心,古帆现在也做好了失败的打算。

    没别的,不管仙医门传承还是天辰子记忆都表明……貌似还没有什么人能够在第一次临摹的时候就能成功的。

    哪怕是最最最天才的人物,不失败上那么几次,这好像就不符合规律!

    只是,让古帆比较意外的是。

    等神识按照记忆中的样子临摹,一气呵成的完成,一个符纹,突然在魂海中闪现,飞升到魂海上空,犹如星星一般的点缀其上的时候,古帆傻眼了。

    什么困难,什么第一次不可能成功,注定失败,什么……

    这,这貌似古帆第一次就成功了!

    仙医门传承骗人吗?天辰子的记忆骗人吗?

    很明显,这是不可能骗人的。

    那么现在……

    古帆仔仔细细的好好的观摩了一下这个悬浮在魂海上空的符纹,感受到其内传递来的那种道的气息,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符纹是真的!

    结构牢固,浑然天成,特别是其内道的气息,这是假冒货根本不可能具备的特点。

    “师父曾经告诉过我,我是先天道体!”

    “而符纹的临摹,起到最关键作用的是对道的契合!”

    “这貌似没有比我更契合的了!”

    “再加上我虽然是练气层次,但神识之力的强度,已经超越了筑基大圆满层次的修士好几倍!”

    “还有我在临摹前仔仔细细的研究对照,准备工作做的非常充足,那么,现在的成功,其实也纯属正常了!”

    “唉,天才就是如此,总是打破常规!”

    古帆仔仔细细的分析了一番,然后暗暗自我感叹了一下,接着马上收拾心情,准备下一个符纹的临摹。

    既然有如此天赋,那就不能浪费,绝对绝对的不能浪费。

    “先前师父让我尝试符箓,我没兴趣!”

    “已经让我错过了太多的时间!”

    “现在,我要用超快的速度,把先前耽误下的时间都给弥补回来!”

    古帆马上兴致勃勃的投入到下一个符纹的临摹中去。

    而接下来的第二个符纹的临摹,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这充分证明第一个的轻松成功,这并不是什么偶然,这就是一种必然……

    天才,就是如此,必然!

    古帆一鼓作气,临摹出了足足十二个符纹!

    一级层面上的符纹,全部临摹完毕。

    至此,古帆停了下来。

    没再继续的去临摹二级符纹。

    因为符师是不能越级的!

    临摹出符纹只是第一步,如果没有真的动手刻画出这些符纹的话,并不算你真正掌握了这些一级符纹。

    换句话说,现在的一级符纹,还处于一种不是很稳定的状态。

    再一个,符纹对魂海的好处,现在还没体现出来。

    只有亲自动手,具备了把这些符纹绘画出来的能力,这才能够带来相应的好处,这才算真正告一段落。

    符箓三步走!

    其实少了哪一步都不行。

    趁热打铁!

    古帆迅速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批东西。

    一支笔,一叠纸、一个砚台和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块。

    这笔是一把灵器,是仙医门传承之物。

    不过,这支笔只能用于刻画符纹,再也其它功用,虽然并不在仙医门传承三大宝物之列。

    实际上,从药王丹炉也不在这三大传承宝物之列,就能知晓,‘杂项’的辅助修炼之道,都没被计算在内。

    这些纸也并不是一般的纸张,而是一种符纸!很厚,很硬,可切割,呈现出淡黄色,制作材料主要是一种叫做黄铃木的木材。

    这种木材现在地球上还有不少,倒是不缺!

    但符师太少,或者说完整的符师传承,除了仙医门,几乎没有。

    黄铃木制作的符纸,也就没什么市场。

    古帆早就准备了很多,以备不时之需!

    砚台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是古帆让陈硕随便弄到的一个有点年头的砚台。

    好像还是个古董,是什么唐朝之物。

    古帆对此毫不在意,这砚台不是灵器,只是古董而已,它唯一的作用,就能承载石液了。

    石液,就是这块黑不溜秋的石头。

    这石头是一种墨石,属于魔石当中的黑墨,虽然不常见,但在古帆吩咐陈硕寻找后,这样的墨石,古帆储物戒指中有几十块之多。

    古帆先用灵力切割下一小块的魔石,然后灵力一锤,这一小块魔石马上就化为了米分末状。

    古帆加了一点矿泉水,所谓的石液就完备了。

    古帆铺好了一张符纸,手拿符笔,沾满了符液,静气凝神了一下,马上下笔了。

    笔下犹如游龙行走,一气呵成!

    等这一个符纹成型!

    古帆深吸一口气,脸上出现一抹苦笑。

    看上去,这符纹跟魂海中临摹出来的第一个符纹没什么区别。

    但可惜的是,魂海中的符纹并没有山亮光芒——这就说明古帆对这个符纹的绘画,并不成功。

    临摹和动手,果然是两个概念。

    古帆为先天道体,跟天道无比契合,临摹符纹犹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但真正动手的时候,古帆想还保持那种一次成功的态势,这就不可能了。

    不过,古帆已经过了临摹这最难的一关,接下来的动手,其实无非也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而已。

    再说,古帆第一次动手,其实整个来看,还是非常不错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什么磕磕碰碰。

    无非也就是有一些地方没到位而已。

    古帆没着急继续动手。

    虽然说熟能生巧,但总要找出失败的原因在哪里不是?

    不找失败原因,一味的相信熟能生巧,这其实就跟碰运气差不多。

    而古帆可不想自己的动手能力建立在碰运气上!

    古帆要的是完美的成功,不能有任何一点点的瑕疵。

    仔细盯着绘画出来的这个符纹,慢慢的,古帆终于发现了一些错误之处。

    “这里下笔有点重了,偏离了一点点!”

    “这里有点太细了!”

    “还有这里,转动并不是特别浑圆!”

    ……

    古帆汗颜了一下,仔细观察之下,古帆对自己的失败已经真的没办法说什么第一次怎么怎么样了。

    因为错误之处,足足有七处之多。

    “天才,也要勤加练习才行!”古帆这才算体会到了符纹的难度,想想魂海临摹其实比实际动手更困难,古帆就无比庆幸自己的天资了。

    少了多少麻烦啊。

    不过,寻找到的错误,这就好办了。

    古帆马上再一次的开始绘画。

    可惜的是,这一次又失败了!

    七错误之处,还留下了四处之多。

    古帆继续绘画!

    一次又一次,当第九次绘画的时候,古帆的神色**肃穆,下笔的时候,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像综合在了一起。

    然后,魂海中的符纹微微闪动着光芒,古帆符笔犹如拥有了灵魂一般,一气呵成的绘画出来。

    等古帆收笔的一瞬间,魂海中的第一个符纹从微微闪动着光芒,变成了光芒四射,现在,真的犹如挂在魂海上空中的星星了。

    成了!成功了!

    古帆嘴角含笑。

    而就在此时,古帆的注意力马上被魂海中的情况所吸引。

    第一个符纹,散发出来的光芒越发的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