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旋窝和挤压力

    南极洲,自然环境极度恶劣。

    超低的温度,剧烈的寒风,这里堪称是生命的禁区。

    古帆跟魔主低空飞行。

    最终在一处靠近真正极点的不起眼的一处冰川之处停了下来。

    然后,魔主在这不起眼的冰川之处的一个点,稍稍打出了一个手诀。

    一阵阵轻微的轰鸣声传来,一个被明显加固过的冰洞出现在两人跟前。

    古帆对此没感觉意外。

    他一直都在用灵识扫描周围的情况,魔主开启的这处地方,他早就发现。

    这冰洞之处,是被一个小型的幻阵笼罩。

    因为面积小,此处又不起眼的缘故,会显得异常隐蔽。

    而显现出来的冰冻,有着阵法加固。可以保证冰洞的稳定性!

    古帆灵识沿着冰洞往下蔓延,只是没想到,冰洞之下足足千米,这才到了尽头。

    然后古帆看到了一个旋窝!

    古帆的灵识尝试接触,却感觉一阵眩晕……

    这让古帆马上放弃了接触,收回了灵识。

    不过,对这处秘境,古帆兴奋更大了。

    旋窝……这样的入口,古帆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这旋窝竟然能够让古帆感觉到眩晕,实在是让古帆有点匪夷所思。

    “古门主,请!”魔主开启了冰冻笑着对古帆说道。

    “魔主,你们到底是如何发现此处的?”魔教远在东南亚,而此处已经接近南极极点了,可以说在距离上相差不是一般的大。

    再加上这里又如此隐蔽……想发现这里,很难很难的吧!

    要么,魔教先前知道此处,寻找而来。要么,那就是运气逆天了。

    所以,古帆对此很好奇。

    “我们运气好!”

    “教内有个叛徒,我们追杀!就在这南极洲内。”

    “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此处!”

    魔主笑着解释。

    “哦!”古帆点点头,跟魔主一起下了冰洞。

    这个解释,其实不能让古帆满意。

    不过,无所谓了。最关键的是接下来对秘境的探索,这才是古帆最感兴趣的。

    先前跟魔主交流,古帆知道在这秘境内,有着很多阵法和禁制存在,或者说到处都是阵法和禁制。

    这也是阻碍魔主不能探索到更多区域的一个关键因素。

    古帆对此兴趣非常非常的大。

    现在古帆对阵法和禁制真的有点研究的上瘾了。

    关键阵法和禁制好像没什么等级上的限制和要求。

    哪怕在天地诅咒之下,古帆也可以无限制的不断的探索研究下去。

    这给古帆一种无底洞的感觉……

    此地温度已经接近了零下七十度的样子。

    而沿着冰冻往下,温度还在继续的下降。

    很快就降到了零下一百度,并且还在持续的下降当中。

    这种温度下,对修士来讲也是不小的负担。

    当然,对古帆和魔主这等层次的修士来讲,只要防护的好,倒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千米深度,两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两人身体表面上都有着灵力环绕,形成保护层……

    此处的温度,已经到了零下两百多度接近上百度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

    如果普通人来到此处,绝对会被冰冻的瞬间死亡。

    其实筑基期之下的修士前来,也会承受不住。

    “古门主,这里就是入口所在了!”魔主指着一个镶嵌在冰墙上的一个能量旋窝说道。

    “这还真是特别!”古帆仔细的看着,先前灵识就是接触到了这里,所以这才会感觉眩晕的。

    所以对这里,古帆不是一般的好奇。

    而现在近距离肉眼观察之下,古帆发现,这旋窝……好像不是阵法也不是什么禁制。

    而是一种古帆完全解释不了也从未见过的设置!

    “魔主,就是通过这里进入秘境?”古帆问道。

    “对!”

    “这就是我说的虚弱期!”

    “在非虚弱期的时候,这个旋窝是不会旋转的!”

    “而我们实验过……不旋转的旋窝,挤压力的强度,是我们根本没办法承受的!”

    魔主脸色慎重的说道。

    “挤压力?”

    “你是说,进入这个旋窝,承受最多的就是挤压力?”古帆心中一动,他的实力比魔主强太多,身体条件在九九玄功之下更是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这所谓的挤压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呢?

    “对!”

    “不过,古门主,我劝你还是不要尝试为好!”

    “此处地方为天地诅咒之前就存在的,针对的不可能仅仅只是金丹期之下……”

    魔主的意思很明白,不仅仅只是针对金丹期!

    古帆再强大,也强大不到金丹期的程度吧!

    这旋窝强度,完全不是现在可以硬闯的。

    “这是进去的钥匙!”

    “没有这个,其实哪怕是所谓的虚弱期,我也不敢进去!”

    “所谓的虚弱期,在我来看,也只是拿着钥匙可以进去而已!”

    魔主拿出了两块黝黑的令牌,解释的说道。

    古帆诧然的看了魔主一眼。

    有令牌,这跟魔主先前对怎么发现此处的解释倒是有点联系不到一起了。

    不过,古帆没纠缠这个问题,而是接过了令牌!

    令牌入手很凉,也很沉,打造这令牌的材料,是墨石!

    则并不是一种多么稀少珍贵的材料。

    古帆尝试用灵识去查看,顿时发现,在这令牌内部,有着复杂的纹路!

    这是——阵纹!

    阵纹,这属于炼器的范畴了。

    古帆果断放弃研究这令牌。

    现在古帆还没涉及到这方面,完全看不懂……

    “事不宜迟!古门主,咱们进去吧!”

    “手拿令牌,做好对自我的防御,进去后会有挤压力出现!不过有令牌在,没什么危险的!”

    “我先进去!”

    魔主说着,手拿令牌,纵身一跃,就一头钻入到旋窝之内。

    这能量旋窝不过一米的样子,所以只能钻进去。

    看魔主进入,古帆也是有样学样,同样纵身一跃,钻入到旋窝之内。

    进入旋窝,古帆首先感觉到的就是令牌在瞬间就有点烫,一层淡淡的光晕闪耀。

    这应该就是‘钥匙’的作用了。

    同时,古帆也感觉到一种挤压力存在。

    不过,强度并不大,古帆甚至不需要刻意的去防御,也伤不到古帆分毫。

    但是,在这股挤压力之外,古帆却能够感觉的到更强大的挤压力量存在。

    只是这股力量并没有作用在古帆身上。

    令牌、虚弱期!应该就是这些因素让这些强大力量没对古帆怎么样。

    古帆瞬间打消了自己去尝试一下这种挤压力的想法。

    感觉当中,那股没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挤压力,完全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有十四、五秒的样子,挤压力突然消失,古帆出现在了一个完全跟冰寒、冰洞完全不沾边的一个地方。

    打量了一下,古帆发现,此处雾蒙蒙的,到处都被雾气所笼罩着。

    以古帆的视线能力,也顶多只是看到周围方圆二十米的样子。

    这个限制,已经非常厉害了。

    这雾气绝对不普通,普通的雾气根本不可能对古帆的视线形成这么强大的干扰限制。

    古帆尝试延伸出灵识,却发现,哪怕以古帆的灵识强度,也不过能够笼罩方圆五十米的样子而已。

    灵识在这里被限制的更加厉害。

    “古门主,这里对视线对灵识的限制非常强大!”

    “我只能看到方圆六米到七米的样子,灵识也不超过十米!”

    魔主苦笑的说道。

    古帆看了看身边的魔主,对比之下,他的视线范围和灵识探索范围都比魔主要强太多了。

    这也是双方实力上的一种彰显和体现。

    “接下来往哪里走?”古帆问道。

    魔主很明显不止一次的来到过这里,在对这里完全没有多少了解之下,跟着魔主走,听魔主经验的安排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里到处都是阵法和禁制!而且,不单纯的只是防御阵法和禁制,这阵法和禁制五花八门,大部分都充满了危险性!”

    “我先前的探索,其实都是采取最笨的办法,用强力来攻击,阵法或者禁制被攻破,我就能得到一些东西,破不了,我就什么也得不到!”

    “其实现在不管往哪里走,都可以!”

    “但根据我的探索……此处两侧,延伸很广,有足足十几里的样子。”

    “再往里的情况,我根本不知道!”

    “几次来,我都只是在两侧研究!”

    魔主脸上很是无奈的苦笑说道。

    这处秘境,宝藏非常非常的多。

    这从先前的一次又一次的收获上就可以看的出来了。

    但奈何,魔主对阵法和禁制了解实在太有限了。

    能得到的东西,也只是外围的一些小玩意。

    这让魔主非常不甘心!

    先前打算让古帆进来,倒是没有想着古帆在阵法和禁制上怎么怎么样,毕竟那个时候古帆还没显现过这等天赋和能力。

    那个时候只是单纯感激古帆救回了他儿子。

    但现在……

    魔主倒是期待更多了。

    古帆在阵法和禁制上的你能力,让魔主看到了太多太多的希望。

    “那就沿着你先前走过的路开始!”古帆想了想说道。

    在魔主没深入过的情况之下,先在外围判断一下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毫无疑问是最稳妥的选择。

    这处秘境跟古帆先前探索之地都有太多不同。

    所以,古帆也需要先判断一下,然后再做打算。

    小心谨慎一些总没什么错的。

    “那好!不如咱们先从右侧开始吧!我先前攻破过几座阵法!得到的东西,也基本上都来自于这边!”魔主说道。